义父求你轻一点 我希望你对我温柔一点_情感故事

义父求你轻一点,我还是个十七岁的小处女……义父求你轻一点!尽管青鸾泪流满面,口中不断喊着义父求你轻一点,想要逃离义父的魔掌,但其义父却是丝毫没有要轻一点的意思,反而对着身下的她更加疯狂地发力,发泄……义父求你轻一点,我不是你的泄欲工具。青鸾充满着绝望,被蹂躏得裂肺撕心,义父求你轻一点——

义父求你轻一点 我希望你对我温柔一点_情感故事

义父求你轻一点

青鸾恐惧地站在床边;小小的身子颤颤发抖。

一身洁白透明的白纱包裹着玲珑的娇躯,粉红的突起,晶莹闪亮;细嫩的皮肤弹指可破,圆滑的肩头,因呼吸局促而上下起伏的胸口上两颗高耸还处于发育中;平坦的小腹光滑如镜,可爱的肚脐若隐若现;真乃一代尤物。

“义父!青鸾可以穿上衣服吗?这样,好奇怪!”

顺眼看去,一个上身未着衣的男子,斜斜倚在床榻上;一头乌黑的长发妖冶的散落,几缕温顺的贴在胸口,更增加了几分媚气;绝美的五官已模糊了性别,细长英挺的双眉不画自浓,邪魅的双眸中没有任何感情,秀美的鼻梁像远处的雪山,优雅而挺直;细薄的双唇紧紧抿着,勾出一个动人的弧度;细长的脖颈,耀眼的肌肤,洁身的身体,修长的双腿;这样的一个男子,只得天上见,人间哪里寻。

义父求你轻一点 我希望你对我温柔一点_情感故事

义父求你轻一点

“过来!”

阴沉的声音,没有一点温柔。

“义父!”

青鸾站在原地瑟瑟发抖,恐惧的眼神忍不住闪躲。

“要我生气吗?”

西门灼眼睛迷起,不悦的拿起身前的一缕发丝轻摸。

青鸾含泪走到西门灼身边,祈求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啊——!”强大的拉扯力,青鸾被他拉进怀中;窝在那里一动不动。

义父求你轻一点 我希望你对我温柔一点_情感故事

义父求你轻一点

西门灼看怀中的小女孩儿,虽然只有十四岁,但已出落的楚楚动人、靓丽迷人,这样的她,真的完全遗传上她美丽的容颜,只是这双动人无辜的眼睛,却像极了那个男人,那个从他身边抢走她的男人。

想到这里,一股恨意浮现。

“昨天晚上,你开心吗?”耳边吐气如兰,声音减缓;但在青鸾听来却是有如魔音。

“义父求你轻一点,青鸾不想,不想再……”

“可是我很开心,尤其是在占有你的那一刻;痛快淋漓,让我很是着迷;直到现在还意犹未尽。”

说完,伸出香舌轻舔她可爱的耳垂,咬噬着耳边细嫩的肌肤。

“不要,义父!青鸾求你,我们是父女啊!”“义父求你轻一点!”

“什么父女?你配吗?你是我的发泄工具,是我的禁脔;知道吗?”

西门灼乍时生气,眼中迸射出惊人的光芒,恨意、痛苦相互纠缠。

怀中的青鸾惊吓的缩着身子,见西门灼渐进的身体,惊恐的闭上眼睛。

“睁开眼睛!看着我。”

义父求你轻一点 我希望你对我温柔一点_情感故事

义父求你轻一点

西门灼一把将青鸾压在床上,撤掉身上多余的白纱;惊叹的看身下的的人儿;低吼一声,大力吻着。

“义父!好疼!义父求你轻一点……”青鸾无助的喊着,断了线了泪水不断涌出,像秋风中的落叶;绽放着最后的生命。

西门灼根本无视身下小人的呼救,大力的将身上的欲望加注在那具颤抖的身体上。

你痛?你有我痛吗?亲眼看着心爱的女子跟着别的男人逍遥快活、生儿育女,而自己呢?每天生活在暗无天日的相思中,受尽苦楚、身形俱碎,这种痛楚,怎是你这小小的身体可以分担、体会的?

想着,西门灼更是往里一挺,更大的占有身下较弱的小人;眼神爱怜地看着那张因痛楚而扭曲的脸,轻吻着那小小的鼻尖:“叶儿,我终于可以拥有你了,终于可以再次拥有你了;你可知这颗心是为你而跳动的;没有你,我沉沦魔道,生不如死啊~!”

青鸾睁大含泪的双眸,看着身上痴迷的男子,隐隐呓语:“义父,我是青鸾啊~!我不是娘亲,我不是啊~!义父求你轻一点……”

绝望的泪水,顺流而下,沾湿了红色的锦被,更为一丝浑浊的爱欲蒙上一层凄楚之色。

义父求你轻一点,我还是个孩子,我不是你的泄欲工具……青鸾痛苦的眼眸之中充满着绝望。她越是喊义父求你轻一点,他却越发的粗暴用力,仿佛他并不是她的义父,而是一头发了狂的野兽。义父求你轻一点……

本文转自网络,由爱邪恶吧(http://www.xieebar.com/)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