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要进了 宝贝我会很轻的_男人话题

宝贝我要进了 宝贝我会很轻的_男人话题

宝贝我要进了 宝贝我会很轻的(图文无关)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跟方涛是在玩一个跳舞游戏的时候认识的。几年前,那个游戏风行一时,我也为此痴迷。后来在游戏里认识了方涛,他总是约我一起跳舞,还不断送礼物道具,我来也来者不拒,逐步发展到在游戏里结婚。

在游戏里,我们老公老婆相称,本以为旅游一场,没想到却变成真的了。相识一年后,他从湖北来广州找我。虽然经常在视频里见面,我知道他长相不错,真正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被他的帅气迷住了,棱角分明的脸,1米78的个头,真是英气逼人,怎么看都不像个整天玩游戏的。

他说喜欢我,要跟我在一起,我也没多想,就答应了,毕竟在游戏里认识一年,可以说是“朝夕相对”吧,他早就走进了我的心里。我17岁辍学,家里人也不怎么管我,我在番禺一个服装店里做销售,空余时间全在玩游戏,跟他在游戏里“谈情说爱”。

我们一起在沙湾租了房子,过上了同居生活。那段日子非常苦,我做销售,他在网吧里做网管,我一下班就去网吧找他,即使他没什么空陪我。现在想起来,自己真是幼稚至极,为了一个男人,可以什么什么都不管,真是着了魔了。

后来我怀孕了,是个意外。因为是第一次,我坚决要把孩子生下来,他劝我打掉也没用。爸妈知道后,也坚决要我跟方涛分开,他们觉得一个做网管的小男孩,给不了我幸福。可是,当时才19岁的我,哪里想得那么多,只想一心一意跟他在一起,做着生儿育女的白日梦。为此还跟家里人闹翻了,爸爸怒吼一声叫我滚。

他辞职把我带回湖北。第一次到他家的时候,我受到了公主般的待遇,他爸妈把我棒上天了,可能是因为我怀着他们家后代的缘故吧。当时我年龄不够,结不了婚,只能先等着。所以,说“远嫁”只是自己的说法,始终没有法律凭证。

怀孕的时候,婆婆对我超好,三天两头给我做好吃的,还陪我逛街,给我买这买那,比我亲妈还好。但悲剧的是,我生了个女儿,恶梦就开始了。他们家三代单传,最大的梦想就是想有个孙子传宗接代。可是,我为什么这么不争气呢,这就是命吧。

婆婆的态度一下子变了。不再把我视作女儿,更别说给我买东西了。婆婆重操旧业,整天去打麻将了,甚至我刚生了孩子,也没多管我,让我一个人看孩子。方涛又要去汽车店上班,也没什么时间陪我,我真正体会到了沦落异乡的悲凉。

半年以后,我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冷落,带着孩子回广州了。妈妈见到我,竟然欲哭无泪,说我走错路了。虽然我跟妈妈感情不太好,以前经常因为一些小事吵架,可能因为我年少无知吧。她平时也不怎么管我,但在这种大事上,她还是在意的,但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在广州家里呆了三个月,方涛找上门来了,要把我带回湖北。他说,他爱我,不在意生儿子还是女儿。可是,她妈妈呢?其实我是很爱他的,也不想女儿没有父爱,在坚持了一个月后,我决定跟他回湖北了。我的想法是,再生一个,希望是个儿子,改变婆婆对我的看法。

回到湖北后,我为了少跟婆婆见面,把女儿扔给公公照顾。公公虽然也不太喜欢孙儿,可是毕竟是他们家的后代啊,也免为其难地答应照顾了。我找了份销售的工作,天天早出晚归,想用忙碌冲淡自己内心的慌乱。我也很爱女儿,也想天天陪着她,可是一看到婆婆那张脸,我就心里发怵。

又过了半年,我又怀孕了。这次我又提出了结婚,因为我年龄刚好够了,我希望真正成为一家人,或许婆婆会对我有所改观。方涛也同意,跟婆婆提出了这个想法。婆婆给的回复是,现在怀孕了,不适合大摆酒席,怕影响到胎儿。我当时就愤怒了,好多人不是怀孕了马上结婚吗?怕什么影响胎气?

我把气转到了方涛身上,跟他撤泼,可是他也没钱结婚啊。他想跟我直接去领证,才发现户口本早就被婆婆收起来了,真是可笑可悲。方涛没办法,为了安慰我,只能带我去先拍了婚纱照。我想,只要方涛在在乎我,婆婆怎么着都无所谓吧。

悲剧的是,十个月后我又生了个女儿,真是造物弄人。看着刚刚出生的幼女,我竟然流泪了,在场的护士还以为我喜极而泣,不知道我每一滴泪水都那么悲凉。可是能怎么样呢,自己的骨肉,还是自己亲吧。

婆婆进了产房,第一件事就是看孩子是男是女,结果可想而知吧,她看了之后,掉头就走了。我心如死水,连续几天不说话。命运怎么这样捉弄人?

回家之后,婆婆直接跟我摊牌了:又生了个女儿,你回广州去吧,孙女我带着。我气不打一处来,终于忍不住开口骂她:都什么年代了,生男生女有什么不一样吗?凭什么一定要我生个男孩?我又不要你这个老不死的养我,关你屁事?

方涛没说什么,把我拉开了,婆婆恶狠狠的眼光打在我身上,仿佛狂风暴雨来临。那一刻,我终于明白,方涛太懦弱了,不像个男人。

一个月之后,婆婆突然拿出十万块钱,要我拿了就回广州。我再次被激怒了,一把推了她,倒下了。我就值十万块钱吗?钱可以买我的青春吗?方涛见状,第一时间去扶婆婆。我气冲冲地捡起那包钱塞进包里,抱起两个女儿,冲出家门。

方涛紧跟出来,叫我冷静。我心里苦笑,这种情况,是个男人都应该先保护媳妇吧?还叫我冷静,我怎么冷静?随后怒扇了他一巴掌并骂道:你跟你妈过去吧!懦夫!

方涛被突如其来的巴掌镇住了,愣着不说话,不知道他作何感想。我抱着两个女儿,直奔车站去了。现在我回到广州已三个月,方涛不断来电话,哀求我回去。我觉得可笑,真想我回去,不会来找我吗?还是被婆婆吓怕了?

这十万块钱,我打算笑纳了,算是以自己年少无知的赔偿。可是,倾注两年多的感情,就值这十万块吗?没有一个担当的男人,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

我算是明白了,爱情,怎能只靠一味忍让、憧憬?男人,怎可找懦弱之辈?不打算回去了,我实是受不了封建顽固的婆婆,受不了懦弱无能的男人。我想要重新开始,可是看着两个年幼的女儿,我的未来又在哪里?

本文转自网络,由爱邪恶吧(http://www.xieebar.com/)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