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纯肉高辣文h 父女肉高辣文命里相逢_男人话题

父女纯肉高辣文h 父女肉高辣文命里相逢_男人话题

父女纯肉高辣文h 父女肉高辣文命里相逢(图文无关)

令我最记忆犹新的就是在我四岁那年,母亲生下一个大胖小子,我总是扒着炕沿对妈妈说“妈妈,小娃娃醒了没有啊!我要看小娃娃。”母亲总会把我抱到床上让我和弟弟亲亲。有一次,弟弟的鼻孔里有脏东西,我看他喘气不畅,就用小手给他抠,没想到弟弟哇哇大哭,爸爸冲进卧室,不问青红皂白就扇了我一巴掌,“再以后欺负弟弟我打的还厉害。”那是父亲第一次打我。有时父母下地干农活,我就和奶奶帮忙带弟弟,我喜欢弟弟和一个跟屁虫一样,跟在我屁股后面像个不倒翁一个东摇西晃。和我一样大的同龄人都上学去了,爸爸只知道让我在家老实的看着弟弟,上学也要等弟弟长大再说。

只要邻居霞放学,我就背着弟弟去她家,看她写字,画画,那个时候真的羡慕的要命。有一次村上有人结婚,我背弟弟前去要喜糖要火烧吃,小的时候吃馒头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奢侈,问新媳妇要了两串系了红线的火烧,出来就不见了小弟,那年,小弟五岁,当时我就找遍了整个婚礼现场,但是没有弟弟的身影,如果我当时不贪玩直接回家,弟弟也不会走出很远,因为那个时候在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汽车几乎没有,有的也是一辆手扶拖拉机。那个时候结婚还都是骑马或用自行车带过来。

到家才知道弟弟没回家,奶奶就踮个小脚挨家挨户的问,但是都没有看到小弟,就这样小弟失踪了。父母方圆几里的沟沟壑壑都打捞了一遍,最后得一结论,孩子丢了,不是掉水里淹死了。父亲就经常拿我出气,母亲就护着我,母亲因为护着我,父亲经常性的暴打母亲,父亲因为弟弟丢失,就经常外出酗酒,喝醉就回来骂我,打妈妈。

母亲受不了失子之痛和爸爸无休止的折磨,再加上以前的点点滴滴,她经常半夜抱着脑袋竭嘶底里大喊大叫。就在那个雨夜里,母亲在南屋里上吊自杀,看到母亲的尸体,我的心就像在滴血,好像亿万个小虫咀嚼吞噬着我的心,内疚的心情真的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一切都是我的错,真的都是我的错,为什么却把这份灾难嫁祸给善良慈爱的妈妈。那天我趴在母亲的棺木上大哭着,我知道我再也看不到母亲那双慈爱的眼睛了,我再也听不到母亲在夕阳下面大声的叫我回家喝黏粥了!母亲走后好久,我还能在黄昏下,夕阳里,看到母亲在大喊着我回家吃饭。奶奶给我请来收魂的,收了几次,我才看不到母亲在朝我招手。

母亲走后一个月,父亲就收拾了简单行囊,对奶奶说“我要出去找儿子,这个家就交给你了!找到儿子就回来!”我和奶奶想都没有想到,父亲外出苦寻小弟整整二十三个年头没有回家。

只要到了过年,奶奶总会去村头的那颗歪脖子柳树下等父亲,一天两天,一年两年,时间就这样在等待中慢慢的消逝,奶奶每天晚上都不怎么睡觉,她总是一个劲儿的抹眼泪,最后哭的眼睛几乎看东西都是模模糊糊的,我没有能力给奶奶挣钱去看她的眼病,听村上的人讲用蒲公英还有野菊花,决明子洗眼睛会好很多,我就去后山采这些东西,只要采回来就给奶奶熬药水洗眼,剩下的再喝掉。因为这几种药材不一块采摘,所以总是采很多晒干留着。

由于长期熬药,我的衣服上经常有一股淡淡的药香味。

我和奶奶的生活几乎都是邻居们东凑西凑过过来的,为了能吃上饭,我就去捡垃圾,学着种地,为了开垦一块地,手上经常磨起血泡,那个时候的我总是一把泪,一把汗的往地上掉。我竟然硬挺了过来,甚至把自己坚强成了一女汉子。只要是地里,家里的活,我样样精通,而且做的还有板有眼。奶奶这个时候因为长期不怎么走路,腰部经常疼痛,到了下雨阴天更甚。我把我挣来的钱给奶奶买膏药,最后自己还从山上采回鲜药材,给奶奶敷腰上。如果一天不敷药,奶奶就难受的睡不着觉。我把奶奶用地板车拉到镇卫生院给奶奶检查,原来是腰间盘突出,而且如果再拖延的话,有可能有瘫痪在床的风险。奶奶知道家里没什么钱,“妮啊!拉我回家,咱不治了,再说奶奶眼睛又不好,反正也走不了多路,再说咱治也治不起啊!拉我回家!”拉奶奶回家的路上,我整整哭了一路,那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啊!无助,沮丧,感觉自己太无能。

我没文化,我就拼命的种地,养鸡鸭鹅,养狗养羊,羊最后从一只,到现在三十几只了!有上门来提亲的,我都婉拒了,不只是有奶奶的原因,因为我提出来的条件就是和奶奶一起嫁,对方总是犹犹豫豫,再就是父母留给我的阴影,总是在记忆深处挥之不去。我和奶奶相依为命十几年了,我也习惯了!我发誓要让奶奶过上好日子再说我的婚姻大事。

挣来钱,盖了一栋新房子,搬进新房的时候,我多想希望奶奶能看到啊!那刻我下决心给奶奶治眼病去,不管花多少钱,让奶奶重见光明几乎成了我的心病。一年半后,我卖了十几只羊还有一些不下蛋的老母鸡,就拉着奶奶去了医院,奶奶问我,我就说拉她去走亲戚,只要说治眼病,奶奶肯定不乐意。

奶奶没有执拗过我的坚持,她的眼睛有一只还可以重见光明,另一只因为萎缩的太严重,只能作罢。

我拉奶奶回家的路上,奶奶高兴的一个劲儿的和我说“妮,你看那个山坳,你爷爷当年经常去那边挖野菜回来给我吃,妮,欲言又止的样子,妮,别怪你爸!”奶奶又想父亲了。回家后,邻居都过来看奶奶,奶奶看到了将近二十年没见的老姐妹的脸庞,老泪纵横,我劝她别掉泪,她就赶紧擦掉泪,说“这只眼睛是我孙女给我花钱买来的,我一定要保护好!”从奶奶眼睛好后,奶奶的话也多了,以前总是给我讲以前的事情,现在也开始和我唠叨羊把院子里的菜吃了,让我栏严实点。那些羊怎么栏也是往外跳啊!奶奶看到什么总会和我说上半天,我就那样静静的听着她说。

就在给奶奶动完眼疾的第二个年头,奶奶走了,走的时候都没有忘记父亲和弟弟。奶奶走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说“妮,别怪你爸爸,你不是你爸爸亲生的,你小的时候是你爷爷在挖野菜的那个山坳里捡回来的,捡回来时,你爸爸就反对,说家里养不了你,如果不是你爷爷和我阻拦着,你现在也肯定早就让你爸扔了,为了你,你爸爸经常和我们闹别扭,你大了点,你爸才从心里上接受了你,因为有了你,他才那么多年没找到媳妇,所以这么多年,他不回肯定应该还没放下以前对我的怨恨吧!妮,你爸不容易,别怪你爸!看在奶奶的面子上,原谅爸爸这二十年来的离家出走吧!”奶奶走了,我的世界空了,浑身就和散了架那般的难受,这么多年来咬着牙的坚持,不管什么难事,我都不怕,我都去硬着头皮去解决,但是我对父亲的离家出走,二十年来却从内心深处不肯原谅他。

我跪在奶奶的坟墓前,几乎天天都去奶奶的坟前,哪怕不说一句话,我都会端着奶奶喜欢吃的食物过去,一坐就是半天,这么多年,相依为命的奶奶现在只和我隔了一堆黄土,却再也不能相见。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真的是痛彻心扉。

那天,我给羊抱上草,就看到门外站着一个衣衫褴褛头发花白的老人,他再怎么老,我也认的他,他就是那个我在心里恨了甚至数万次的父亲,我过去,我还是没能忍住心中的悲痛,“爸,爸!这么多年你去了那里?爸,我是你的环啊!爸!”我抱着父亲失声痛哭。。。。。。

本文转自网络,由爱邪恶吧(http://www.xieebar.com/)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