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方夜谭 | 飞毯上奇幻的音乐之旅

 《天方夜谭》交响组曲,又名舍赫拉查达(俄文:Шехерезада,英文:Scheherazade,作品35),是俄国浪漫主义时期伟大作曲家、指挥家、教育家里姆斯基-科萨科夫(Rimsky-Korsakov 1844~1908)于1888年所作,同年的10月28日在圣彼得堡首演。古老的俄罗斯风格、象征对国王讲故事的美丽“舍赫拉查达王后”主旋律,由小提琴和竖琴奏出,绚丽而精致,纯清而婉转,如在群山中跌宕起伏萦绕不绝。

▲ Julian Kuerti/法兰克福广播交响乐团

 感情色彩表达的震撼力也是组曲的主要灵魂所在,正如音乐剧《剧院魅影》中充满爱与幻想的情感主旋律“Phantom Of The Opera”一样,《天方夜谭》舍赫拉查达旋律时不时穿插,始终贯穿整个组曲,通过这种方式,旋律巧妙地表达了不同的感情,也奠定了作品的情感基调。凶残的国王于一个女人娓娓动听的故事叙述中逐渐被感动,最后放下个人偏见。《天方夜谭》的音乐美,可以当作是一次中亚和阿拉伯世界的奇幻之旅。交响组曲从王后对国王讲的一千零一夜的故事中挑出四个故事来作四个乐章的标题。《天方夜谭》给大多数人留下充满传奇色彩的诱惑,童年时你是否也曾经梦想有一天能坐着飞毯自由飞翔,穿越金黄色的撒哈拉大沙漠以及绿意盎然的热带雨林,去寻找阿拉丁的魔幻神灯?去和辛巴达一起经历神奇的海上探险?现在就让我们一起乘着音符,去神游奇幻的世界吧,去感受神秘欢快的阿拉伯风情。

天方夜谭 | 飞毯上奇幻的音乐之旅

 第一乐章《大海与辛巴达的船》,无尽的惊涛骇浪,无尽的孤寂与荒凉,海风没有捎来如织草木的馨香,海上却有体验星空与银河相皎洁的感动。辛巴达乘风破浪,勇闯印度及斯里兰卡海域,海上风光同瑰丽的文学故事巧妙地融合为一。作曲家卓越的配器技巧使得这一巨幅航海旅程更加显得灿烂夺目。1862年,军人出身的里姆斯基-科萨科夫曾随远洋船舰服役,这段海上经历让他迷上了大航行探险的魅力,这些情绪都体现在音乐中。历险故事总是吸引着我们,电影《加勒比海盗》系列以及奥德修斯海上历险这些故事也吸引着无数影迷。

天方夜谭 | 飞毯上奇幻的音乐之旅

 第二乐章《卡伦达王子的故事》,这乐章呈现雄赳赳气昂昂的进行曲风格,誓有“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决心。由巴松管引领,描绘勇敢有气势的王子。乐曲以急驰的节奏、战争似的号鼓与如偃月刀闪现的铜钹,诉说着沙漠上的冒险故事,充满着形象和色彩的急剧转换,其所展示的各种绚烂神奇的幻想性场面格外引人入胜。旋律呼应有序,应答自然。俄罗斯音乐很多时候会用力量的对比、线条色彩的浓淡模拟智者般的问答句式。

天方夜谭 | 飞毯上奇幻的音乐之旅

 第三乐章《年轻的王子和公主》,略带温柔的阿拉伯曲风,可谓是一篇音乐抒情诗,这是四个乐章中最为优美动听的一个乐章。王子和公主的缠绵悱恻的爱情奇遇,作曲家依然留给听者以充分发挥想象的余地。管弦乐抒情瑰丽,有呼应乐句,出现了东方宫商角徵羽的音调。那段著名的小提琴的旋律在一长串的弦乐之后出现了,动人心魄。此部分以扣人心弦的旋律作开端,描述一个年轻王子跟公主堕入爱河,公主更为情人送上一段引人遐想的阿拉伯舞蹈。同时代的印象派音乐也有很多东方音调,是十九世纪末期一种富于特征的风格,模糊的轮廓,朦胧的色彩,不易分辨的色调变化, 德彪西是最典型的代表人物。浪漫主义印象派与绘画相关联,其音乐并不在旋律上下功夫,而是在结构上找变化。《天方夜谭》据传作曲家的灵感很可能来自俄罗斯“强力集团”之一鲍罗丁歌剧《伊格尔王》中的《波罗维茨舞曲》。莎拉·布莱曼的《天堂里的陌生人》(StrangerIn Paradise)也是改编自《波罗维茨舞曲》,如果我们仔细聆听,《波罗维茨舞曲》含有我国某些歌曲所特有的五声调式。从这些可以知道同时期作品风格彼此渗透,互相影响,近现代作品中的东方色彩是多么迷人啊!

天方夜谭 | 飞毯上奇幻的音乐之旅

 第四乐章《巴格达节日—大海的船难》像是一场盛大的狂欢宴,糅合着东方生活中的各色画面,色香味俱全,世俗而明艳地诱惑着我们:成群流动的人们组成了特别的阿拉伯图案,含羞妩媚的女人、骆驼驮着达官贵人、嘈杂的叫卖声、随着竹洞管吹奏起舞的灵蛇,托钵僧表演的幻影术以及贵重香料沁出的香味。

天方夜谭 | 飞毯上奇幻的音乐之旅

 后来里姆斯基-科萨科夫为了不让太具体的标题束缚欣赏者的想像,便在以后的几次再版中,把四个乐章的标题删去了。《天方夜谭》可以任由听者发挥自己的想象空间,体会东方风情。文学上的《天方夜谭》讲的是相传古代印度与中国之间有一萨桑国,王后就在这个古国里,每夜讲故事给国王听,故事不精彩不吸引人就会被砍杀,她连续讲了一千零一夜。翻阅地图册,印度与中国之间现在有克什米尔地区、巴基斯坦、尼泊尔、不丹。萨桑国地理位置大概就是处于喜雅拉马山麓周边地区,王后讲述的故事却发生在中东中亚细亚等阿拉伯世界,也就是我们古代丝绸之路横跨的地区,这是一条梦幻神奇,古老而神秘的风情之路。当看到莎拉·布莱曼幻化成那曼妙的阿拉伯舞娘,唱起《Arabian Nights》(阿拉伯之夜),歌曲集另外的译名也叫《天方夜谭》,这种创作方式与内容也许受科萨科夫作品的影响,她把流光溢彩般华丽的东方风情演活了。可见东方女子多么神秘多么蛊惑人心啊,相传迷倒爱德华八世的辛普森夫人也曾跑来东方寻求灵药。

▲马克西姆·文格洛夫

 《天方夜谭》是浪漫主义时期音乐,描绘关于一个神秘的阿拉伯世界,像一幅长轴画卷把人物放置在所绘制的最美丽的画布之上。这与同时代的维也纳分离画派是相似的,都有浓郁异域风情,精致到令人惊叹的斑斓世界。看看古斯塔夫·克里姆特(Gustav Klimt,1862~1918)的代表作《吻》,珍贵的镶嵌物包围了人物身段,男人的双手捧着女人的脸,并把他抖动的嘴唇压进女人灼热的面颊里,女人迷醉恍惚无限倾心。作品色彩金黄图案美丽异常,有阿拉伯般的东方情调,布局、对比、虚实等等都和谐统一。我们可以像看Klimt的画那样听浪漫时期的音乐,再看体现画家典型风格的作品《女人的三个阶段》,强烈的色彩对比、粗旷的线条、夸张的扭曲,技法上他将印象派的色彩、点彩派的笔触、东方的装饰趣味和图案化的构图融为一体。把音乐与这些当时的艺术连在一起,可以唤醒艺术的情感和认知。

天方夜谭 | 飞毯上奇幻的音乐之旅

▲Gustav Klimtkiss

 探寻东方的热潮到现在仍如火如荼,西方人眼中的东方,自古以来几乎是被凭空创造出来的地方,意味着神奇与会发生非凡经历的地方。包裹头巾身穿袍子的人们、如刀弯月空悬的沙漠、铃儿叮当响的驼队,华美的丝绸或羊毛刺绣,蔓草花纹华美图案……实际上这片神秘的区域没有高度文明,甚至很多时候是跟愚昧野蛮落后联系在一起的,但很多时候旅途的美好就在于向往它的未知性与不可预测性。在阿拉伯世界的旅游中,人们会被盛大的旋转舞祈祷仪吸引,舞者全部为男性,身着白色衣装,就像上了发条一样,陀螺般转个不停,似乎在倾听上苍的呼唤,将观众引入一个空悠神秘的世界。繁茂的商贾之地,流传着一些可爱的民间谚语,在现在的伊斯坦布尔大巴扎的Bayezid大门横匾上,苏丹阿布都哈密德二世亲笔书写“真主喜爱经商的人”,苏丹阿布都哈密德二世直言不讳的表述,世俗却也相当坦荡。棉花城堡白色碳酸钙结晶让人炫目,滚滚热浪烧烤着汗如雨下的脸颊。不出国门哪儿能看到棉花堡那样的奇幻景色?云南香格里拉的白水台就是这样的地质地貌,远处看去,青山掩映中的白水台造型真的就像棉花堡的层层梯田,在阳光照耀下,仿若摄影作品中凝固的瀑布一般。东方色彩迷人且源远流长,中国明清酸枝家具,罂粟花图案的古董橱柜上展示着狮子、大象、骆驼,或跳着走的牦牛,印度风灯罩,这些可爱的摆设与收藏品一定会让你爱不释手的,每样都像艺术品一样让人赏心悦目。

天方夜谭 | 飞毯上奇幻的音乐之旅

 《天方夜谭》交响组曲有着丰富的和声,散发着旧俄作曲家罕见的开朗与温馨,旋律及配器极具东方色彩,组曲的各种配器衬托出舍赫拉查达的机灵与委婉。伴君如伴虎,要降服融化国王受伤的心,必先得放弃一切,必须没有恐惧才能获得自如。回味无穷的小提琴旋律,永远的舍赫拉查达,让我们知道智慧与持之以恒的重要,她,胸有成竹;她,有一千零一夜的故事发出珍珠般的异彩,永恒闪耀!

▲斯威特兰诺夫

天方夜谭 | 飞毯上奇幻的音乐之旅

天方夜谭 | 飞毯上奇幻的音乐之旅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欣赏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天方夜谭》(瓦列里·捷吉耶夫/维也纳爱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