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果情人 他终于进入了我的身体猩红的血液将床单染红_情感故事

我有一位禁果情人,现在回想起来,我的第一次是多么的不堪但却是那么的难忘。在大学的时候我算是一名美女,追我的男生非常多,但是最后我选择了一位相对来说没那么出色的男生,而且还不帅。我们这个恋爱一谈就是好几年,但是最后却分手收场,难道我像把最重要的留在结婚的时候我有错吗?

禁果情人

失恋的日子让我千万次的想到了死。有好几次甚至付诸行动,站在桥上想纵身一跳,却苦于跨不过桥栏;抓起小刀想割脉而死,却受不了刀子割在肉上的锐痛;拿条绳子想上吊,却找不到可以承受起身体的挂钩。死的勇气总是不够,只好给自己留一条活路,只是,无法忽视失恋这种打击。

我既要活着又要逃离目前的生活状况,可我无法逃离,仿佛空气中仍然飘绕着前度男友的体味,这体味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男友已离我而去这个事实。而这种事实又无时无刻提醒着我失恋的痛疼,使这种痛疼像一堆搬不开踢不掉的石块压着我。

他为什么会离我而去呢?说来可笑,他说我性格温和、温柔体贴、典雅高贵,既聪明又天真,时而忧郁时而奔放。总之,他把一切美好的称赞言词都用在我身上。只是……他说:“只是……你干吗就不能让我碰一下呢?我俩交往了多年了,你怎么还保守得只停留在亲吻阶段呢?难道你就不渴望那种美好的人生体验吗?”

禁果情人

他每每在亲吻我亲得意乱情迷的时候就这样责问我。我知道他欲火烧身,我也是,只是我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那么多理智,总是在关键时刻狠下心肠推开他,跑得远远的,气得他恼了好几天不理我。传统的处女情结严重影响了我。我怕把自己给了他后,假如结不成婚,我会受不了。我说:“Z啊,新婚之夜能够拥有处女是男人一生最美好的回忆,为了有这份最美好的回忆,你就忍耐一下吧。我只想一生一世给爱人,唯一的爱人。”

我用这种看似堂皇实则经不起推敲的借口拒绝了他的一次次纠缠。我拒绝他的时候一脸的表情纯得像蒸馏水。他惧怕我这种严肃,往往用叹一口气的机会把自己的欲念压下去。那一刻的我脸色妩媚到了极点,与他强忍欲念的脸形成了很强烈的对比。那个时候的他脖子塌塌地耷拉着,我担心地看着他的脖子。他用细而软的声音说“好吧”,声音明显地底气不足。

因为我得为拒绝他苦恼,我的脸色有一段时间瘦而苍白,像一块浮冰,一种可以被溶成月光那么雪白的浮冰。我苦恼的是心里那种??怎么说呢?大概用现在时髦的词儿该叫做心理障碍吧。他越不指责我,越是忍,我就越是苦恼,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他看看我的真诚,对他专一的真诚。

禁果情人

我苦恼的神情给我纯真的脸容增添了一丝忧郁、一丝成熟、一丝细腻。独处的时候,我常常回忆他被我拒绝后的表情,然后一个人笑得天花乱坠。我觉得这样很好玩。我想继续玩下去,借此考验他的忍耐度。我认为,假如他能够忍耐,证明他是死心爱我的。

我说:“Z呀,等到我做新娘子的那天,我才……”他打段我的话又气又急又无奈地盯着我的眼睛说:“怪人,你真是怪人,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得处女呢?你二十六了喂,我单位的同事小刘,跟女朋友恋爱才五个多月,就把她搞掂了,有些人还嫌慢呢,我都不好意思跟朋友说还没跟你……。”

我双手抚着他的脸双眼含怀脉脉地说:“二十六岁还是处女又怎么了?那些女孩子犯贱你也说好?我好不容易才保留到今天呢,你就不能多等一段日子?我很看重这些的,我不想在婚前就失了身,你别逼我了。”他拿开我的双手,无奈地将我紧紧地抱在怀里,叹口气说:“好吧,希望我能把持住自己。”

禁果情人

我没想到他说的控制不住是说真的,他早就预谋要出轨了,他早就打算要抛弃我。难道性在爱情来说真的很重要吗?没有性就没有爱了吗?难道男人就是下半身思考问题的动物吗?我一直想不明白我有哪里比不上她,我也一直不明白我最后坚持的东西究竟是不是对的。

他常常用各种方法试图攻陷我的防范,我也用各种方法拒绝他。我俩在进攻和防守的纠缠战中乐此不疲,这种纠缠变成了一种决一死战的带有争夺意味的东西,这是与爱情的气息相反的一股寒气,它常常沿着我的话语进入我的脑际,虚幻模糊,像一丝看不见的线缠住了他的心尖。我在纠缠的时候常常用一种妩媚的目光看着他,希望能软化他,这使他欲火中烧,他点着我的鼻子怒笑着说:“你再妩媚你再妩媚,我要你好看。”我立即沉下一张脸,转变话题说:“我帮你洗衣服吧。”

对了,我似乎还没介绍他的模样?他嘛,算了,无法形容。因为爱他,他的优点在我眼里日益放大,像闪光的钻石光芒四射地照在我的心里。因为爱他,他的缺点,他有缺点吗?我似乎从来不刻意地去翻出他的缺点来。我知道人无完人,把他的缺点翻出来,这是跟自己过不去。我一惯不喜欢做跟自己过不去的事。至于他怎样平熄被我惹起的欲念,我不知道。我曾用更妩媚的目光责问他:“Z啊,你会不会在外面胡来?你会吗?”

我这种既妩媚又霸气十足的口气逼?几次夺门狂逃。不过,不用十分钟,他又带着怜平静的表情和怜爱的目光走到我身边,抱着我,也不说话。抱得紧紧的。那一刻,我感受到了最强烈的爱意。那一刻我仿佛看到我俩的爱情之花开在心尖,灼灼夺目,既美丽又奇特,是人世间可遇不可求的花朵,赏心悦目,使人珍爱。只是,既然是花朵,就会有开败的时候。到开败的那一天,我该怎么对面呢?我隐隐地有一种自欺欺人的预感,这朵花是我亲手种出来的,或许会开败在我的手里。我希望他能把持住自己,在新婚之夜拥有我。 他还是没把持住自己,那天……

禁果情人

三个月后的那天,我用锁匙打开他的单身宿舍门,我以为他不在房里,还想着帮他收拾收拾呢。我来得很不是时候,他正在床上,怀里抱着一个女的。我以为自己正在看三级录像带??噢不,以为是在录影现场呢。他们的忙乱惊醒了我,我看了好几眼才相信是怎么一回事。他惊慌地跳下床,意识到没穿衣服,又急忙跳回床上拿被子盖上。意识到这样更不对头,忙披着被子跳下床来。裸体女人斜躺在床上,用挑战的眼光盯着我。

他的惊慌失措与那女的淡定从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脸上毫无表情,只觉得全身发冷,身子往下沉往下沉。他在我的身子将要滑下去的时候及时的扶住了我,在我耳边细声说,我在情感上没有背叛你,我只是生理需要,你又不能满足我,我就……

女的已穿戴整齐,右手往他面前一伸。他红着脸拿钱给她,叫她快走。她接过钱笑嘻嘻地上下打量我,佯作亲热地打了他一下说:“傻蛋,这么出色的女朋友不用,还要叫小姐。”他无地自容地红着脸。我挣开他的怀抱给了他一个耳光,指着他的鼻子说:“以后你别再找我了,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你太脏了,你配不起我!”他没脸见我。是的,没脸见我!我对他的爱全部转变成恨,爱他多深恨他就有多深。几乎在此同时我发现自己彻底变了,我清楚自己会有一股爆发的力量,这股力量一直存大于我的脑海中。

经过这件事之后,我每日每夜都流连在酒吧,终于在一个不寻常的夜晚上,我被一位陌生的男人拿掉了我一直引以为豪的处女身,我看着猩红的床单,忽然之间放声大哭,我觉得处女身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信仰,现在这个信仰被毁了我的心也像被毁了一样。最后我离开了这个令我充满悲伤城市,我换了一个邮政编码去继续生活,但是我发现我就像这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游荡着,不知去向。

本文转自网络,由爱邪恶吧(http://www.xieebar.com/)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