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太疯狂 村长夫人约小伙子半夜果园嘿咻_情感故事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女人是最疯狂的,那就是乡村的留守女人。常年的寂寞得不到安慰,会使她们欲望非常大,而接下来要说这个故事,是关于一个村庄上村长夫人的故事。村长夫人是这个乡村的留守女人,其实也不完全是留守女人,只是村长时常不在家去别的地方喝酒。知道有一天晚上,村长夫人实在饥渴难耐约小伙子去果园干炮。

乡村留守女人太疯狂

一丝晚风越过不远处的山头,带着一股乡野的清凉,缓缓吹向离山脚不远的小南庄村,多少驱走了点夏夜的闷热。小南庄村东还有一条河,常年清流水,芦苇遍布。就是这个依山傍水的小村庄,村南岭地上的一个独家独院,在月光下显得格外悠闲。月亮在云堆里钻来钻去,惹得院角栅栏里的鸭子们伸头探脑,还间或嘎地一叫。躺在竹篱笆院门后的大黄狗听到叫声,警觉地抬起头来汪汪汪一阵狂吠,昭示它的存在。

叫你个球!屋子里传来一声叫喊,随即走出一个模样俊俏的半大小伙子,叫马小乐,手里拿着本《周易算经》,一步三摇地来到大黄狗面前,阿黄,是不是又想二愣子家的阿花了?整天就知道翘着个大狗玩意儿找骚母狗,没出息!已经站起来的大黄狗好像听懂了话,喉咙里轻轻地发出一声呜嗷,随即趴了下来,把头埋在两腿之间。

狗东西,你能听懂啊!话音未落,马小乐抬手啪地一声打在胳膊上,妈妈的,这荒郊野外,蚊子可真多。他蹲下来摸了摸大黄狗的头,阿黄看着家啊,我到村里买盒蚊香去。说完走出了院子。

乡村留守女人太疯狂

马小乐三岁时父亲出去打工,结果在外找了个小女人就再也没回来。他母亲一看日子没法过,也拍走人了。之后马小乐跟奶奶过了不到两年,奶奶也撒手人寰。村里同族的马长根膝下无子女,就把马小乐认了干儿子收养了。没想到三年过后,马长根自己也有了个娃儿。要说人不偏心是不可能的,自打马长根有了自己的娃,对马小乐就不是那么在意了,任着他折腾,不怎么管教。结果马小乐在上初二时,半路上拦住女同学摸了人家的,被学校开除了。

于是马长根在村南的岭地旁承包了一片果园,在果园旁盖了三间房子,收拾得也像模像样,鸡鸭鹅狗、小葱小菜什么的也都有,让马小乐住到那里去看果园,省得他整日游手好闲惹是生非。马小乐也乐意,到了饭时就回村里的家,吃完饭嘴巴一抹就回果园的家,没人管多好,这一年多来别提有多快活了。月光还算亮堂,隐隐约约能看见不远处的山的影子。

走在田间小道上,路两边成排的杨树被微风吹着,叶子沙沙作响,小渠道和地里的青蛙、小虫子都唧唧闹闹的,欢快得很。马小乐也挺惬意,觉着眼前的一切都是他的,没人跟他抢。村里有两个小商店,马小乐喜欢到村长家的店里去买东西,因为能看到村长的女人。村长的女人叫张秀花,虽然年纪大了点,但还能看出花的模样,村里的男人瞅见她眼睛就发直,不过碍于村长的威严,一个个都只能过过眼瘾。

乡村留守女人太疯狂

马小乐也喜欢看张秀花,他喜欢看张秀花胸前一走路就直晃悠的两个大,还有乱颤的大。而这张秀花也喜欢故意卖弄自己的身姿,无论是下地干活还是在商店里,走起路来总是故意扭着诱人的。刚到村头,马小乐的脚步声就引起好几家的狗叫声。叫叫叫,明天带阿黄来日死你们!马小乐朝地上吐了口吐沫,发狠地说。没想到的是,村长家的小商店关门了。

马小乐站在店门口,摸了摸口袋里的两个硬币,妈的,这么早就关门回家干事,也不嫌热。想到走了这么远的路过来,马小乐不甘心空手回去,抬脚就往另一家小商店走去,可刚走两步又停了下来,他觉得有必要去村长家一趟去喊门,因为村长也喜欢村民们都到他家店里买东西。

村长叫赖顺贵,整天就知道吃喝,走到哪儿手里都夹着香烟。村里的男人背地里都说:好酒让他喝了,好B也让他日了。嘿嘿,今天就让他少日一会!马小乐边向赖顺贵家走便想,心里直乐呵。

乡村留守女人太疯狂

没想到的是,他这次一去便有非常大的收获,能够目睹村长夫人洗澡令他十分欲罢不能,恨不得马上扑上去把村长夫人就地正法。但是当时他却没有那个胆子,他还是很害怕村长的,只能跟大家一样过一过眼瘾,但是没想到的是,他这次过的眼瘾和别人平时过的不一样。

马小乐的脚步很轻,刚走到赖顺贵家门口就听到院子里传出一声稀里哗啦的落水声,他眯着眼从门缝里往里看,啥也没瞧见,可那声音还时不时响起。估计是有人在洗澡。马小乐暗想。这一想可不要紧,马小乐的裆部嗵一声翘了起来,他想到了张秀花。借着月光兴许能看一看!马小乐猫腰摸了几块砖头,在院外墙根下垒起来,爬到上面扒着墙头往里看。

应该是张秀花在洗澡,那人浑身上下白花花的,赖顺贵没这么白。洗澡的人咳嗽了一声,不错,就是张秀花!马小乐的心要提到嗓子眼了。借着月光,他看见张秀花两手在身上乱摸得带劲,好像在打肥皂,还时不时撂一把胸前的两个大。马小乐真恨不得自己就是张秀花的两只手!直看到张秀花穿上了大裤头,马小乐才觉着嗓子很干,咽了下口水,可没想到脚下一晃悠,砖头倒了,马小乐咕咚一声倒在地上。

响声惊动了张秀花,哪个偷看我洗澡!话音一落,张秀花披了件上衣,抽下门闩拉开门就跑了出来。这张秀花在村里怕过谁啊?马小乐起身想跑,可脚脖子被丝瓜藤绊住了,等他绕开的时候,张秀花已经到跟前了。好个小驹子,原来是你啊,这么小就不学好,看我不好好教训你一顿!张秀花俯身掐住了马小乐的脖子。秀花婶子,我是来喊门买蚊香的。马小乐连连告饶。喊门怎么喊到墙头上去了?

乡村留守女人太疯狂

我看里面没亮灯,又听到院里有动静,不知道咋回事,就看了看。那你看到我在洗澡还看?张秀花说着放开手蹲了下来,点着头继续问道:好看啊?好!马小乐点了点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张秀花胸前垂下来的两个大。张秀花低头一看,慌忙拉了拉衣服,刚才出来得匆忙,忘记拧纽扣了。好你个马小乐,还看!张秀花边说边伸手捏住了马小乐的鼻子。秀花婶子,我我没看啊。马小乐不由地伸手捉住了张秀花的手腕,软溜溜的,还滑滑的,忍不住使劲摸了起来。

哟哟哟,个小驹子,毛还没长齐就想女人啦!张秀花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转而轻声问道:小乐,人家都说你家伙大,真的假的?张秀花眯着眼点着头,是不是瞎传的我摸摸不就知道了么!表婶,可别马小乐的话说了一半,张秀花已经一把捂住了他的裆部。这马小乐看了张秀花的身子,又摸着她的手腕,年少的懵懂和冲动,早已让他一柱擎天了。哎呀!张秀花半声惊呼,瞪大了眼睛,小乐,你个狗玩意儿还真不小呢,比你表叔的还大!言语中带着羡慕和留恋。

马小乐开始还不好意思,但被张秀花一摸弄,觉着挺舒服,干脆闭眼不动,由着张秀花摸弄。个小东西,还挺会享受。张秀花边摸边打着笑,小乐,你想摸表婶的嘛?想,想啊!马小乐睁开眼,抬起头伸出手就要去摸。张秀花一把拉开了衣服,两个大差点砸到马小乐的脸。表婶,你的可真大啊!马小乐两只手像和面一样揉搓着。张秀花涨红着脸不说话,把手伸进了马小乐的裤裆里。

乡村留守女人太疯狂

他们互相摸得正过瘾,忽然村长回来了,村长夫人约他明天果园见然后就走了。小乐在回家的路上简直蒙圈了,没想到村长夫人竟然要来果园。第二天,村长夫人真的来了,这下好了,两个人见面二话不说就干了起来,整个房间都充满着荷尔蒙的味道与叫声。完事之后村长夫人快速离开,留下小乐一个人独自在回味。

本文转自网络,由爱邪恶吧(http://www.xieebar.com/)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