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乡村小祸害 壮男与淫荡娇妻野地激情诱惑_情感故事

那一夜,他成为了最强乡村小祸害,他的老婆一到晚上就十分害怕,因为他总是把她弄得欲罢不能要生要死,但是她又很期待黑夜的来临。乡村的小伙子总是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但是乡村的小伙子却非常难娶老婆,而他在娶了老婆之后竟然成为了乡村的小祸害,女人看到她都害怕。

最强乡村小祸害

六娃是年轻的光棍,三十出头,身体壮实如牛。六娃本来应该早就有媳妇的,结果媒人说媒的时候故意日弄了六娃的大。六娃的大因为没有招呼好媒人,也没有按媒人说的条件办。媒人田家兵就没有客气的回来对村里关系好的人说:“六娃的大么,就不是个人,他驴日的不识相。我给他儿子六娃说媳妇的,好烟舍不得买一包,就买球的五元钱的哈哈烟猴王,他还装球在兜兜里舍不得给我撒,在镇上也舍不得在饭馆里炒菜喝酒,就整球了一碗羊肉泡吃了吃。

所以人家东杨村的老王家就看不上他这个人当亲家,怕人家女子嫁到他屋里给他当儿媳妇受恓惶,也怕这个老色鬼将来扒灰咧!”听媒人田家兵说话的人是田家成,这是一个年龄六十多岁的老汉,喜欢在村里和爱给人说媒的田家兵谝闲传。他听田家兵张嘴说六娃的大,哈哈大笑说:“我不是作践你狗日的爱球给人说媒的田家兵哩,你和六娃大一起能抽五元钱一盒香烟,能吃一碗羊肉泡馍馍,那是割他身上的肉肉呢!”

六娃娘是个憨厚的乡村女人,五十五岁的年纪,看着就像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妇人。她邋遢极了,人模样儿不错,就是不会穿戴,不高的个子,胖乎乎的身材,圆豆豆脸,细眯眼。冬天穿一身自己手工缝制的棉衣,显得臃肿苍老,说话也土里巴气的。自从六娃大一死人好像没有精神了似的,六娃一个人在地里忙碌时她就在家里给六娃煮煮饭,烧烧六娃睡觉的土炕,扫一扫院子,看个家门。有一次她给邻里的媳妇二翠说:“你看你娘家村里有寡妇么,有了给咱们六娃说上一个,将来也好给我家六娃有个烧炕做饭的,要不然那一天我死了,我家六娃连个饭都吃不上。”

最强乡村小祸害

“我婶,现在人家女人都眼头高的很,好些女人都在外边打工挣钱哩,你家这个情况女人看不上的。再说我六娃兄弟也没有啥手艺,文化也低,这个事不好办哩。”二翠口气温和的说。“唉,也是里,我家这个贫穷的日子,想给六娃说个媳妇难上加难。不过侄儿媳妇你还是给婶留个心,有合适的也给你六娃兄弟搭个嘴,我今世没有钱谢成你,来世一定报答你的恩情。”六娃娘给二翠说着好话。

“我的个婶,有合适的我就领着我六娃兄弟去看,你放心。”二翠迎合着六娃娘的心思回答。六娃娘就感慨的给二翠憨笑着道谢,二翠就笑吟吟的答应着。六娃娘就好像心里有指望了似的,乐滋滋的回院子里了。“唉,这个六娃呀!”二翠也在心里同情着说。二翠是个好看的妇女,年龄有三十四五,男人在南方打工,一月按时会寄钱两千元回来,二翠有一儿一女在学校里读书,家里有公公婆婆,小日子过的很滋润,唯一的缺憾就是男人一年四季在外边打工,夜里经常一个守着空荡荡的土炕,时间一久二翠就觉得自己活的也恓惶。

年轻轻的该要男人回来抱的时候,男人远在千里之外,一年又一年,年年守着空荡荡的土炕,心里有时候烙的慌。二翠也想特别自己月经来的前后那几天,心里咋就经常烦躁不安,而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睡在热乎乎的土炕上就蛮心里想男人回来抱紧自己,就蛮想自己男人在家的时候把自己揉搓的浑身都舒坦,就蛮想自己男人把自己折腾的浑身稀软,就蛮想自己男人夜里睡觉呼噜声响着,那毛呼呼的大手紧紧的搂着自己。

最强乡村小祸害

二翠想着想着就无声的眼睛里滚落出来了泪水,她烦躁不安的心里有了怨恨。她有时间就一个人躺在土炕上翻来覆去的思考,女人为何会想男人,自己的身体为何不由自己,为啥月经前后的那几天自己就更渴望丈夫回来?为啥那几天夜里自己看电视剧里面有床上男人女人搂抱亲热的画面就浑身有一种打摆子的感觉?二翠想着想着就心里酸酸的想哭,她索性不去想,只想好好睡觉,反而浑身都有一点不舒服起来。二翠一算,原来自己的月经快来了,自己想自己的丈夫了。二翠的脸呼啦一下起了红晕,而且乳房也有一种涨呼呼的感觉,她咬着牙,抿着嘴在夜晚里瞪大了眼睛。

冬夜静静的,外边寒风刺骨的吹拂着,夜幕上有一轮明媚的月亮。皎洁的月光洒在二翠家里的玻璃窗子上,院子里静静的,月光如水一般的洒在乡村,二翠在烦躁不安里眼睛盯着玻璃窗子上钻进来的月光。突然,二翠脑海里闪出来了一个人年轻的光棍六娃。二翠一想到年轻的光棍六娃,浑身紧紧绷绷起来,二翠想到壮实如牛的六娃,二翠突然渴望起来。二翠双手捂着自己发烫的脸,不敢往下想了。

于是二翠伸手拧了自己的大腿一把,才感觉自己想男人的欲望节制了许多,二翠在无奈的叹口气在月光里睡去。是夜二翠梦见六娃光溜着身子爬上了自己身上,她想反抗也没有力气,六娃就在她身上猛烈的折腾着,她竟然也开始喜欢和抱紧了六娃……二翠梦醒浑身汗湿透了,而且拉开灯一看才半夜,屋里的土炕上只有自己一个人,而且伸手一摸自己底下,竟然湿乎乎的,她脸扑哧的烧红了,赶紧拉灭了电灯。

最强乡村小祸害

其实二翠心里面是十分渴望六娃能够给她安慰,但是对于农村的妇女来说,这种事情如果要是传出去了,会被村里面的人唾骂的,但是二翠就是控制不住想念他,想念他壮如牛的身材,想念他胯下那巨物。想着想着二翠就睡着了,在梦里她看见自己和六娃水溶交合在一起。

六娃是个壮实的年轻光棍,他和邻居二翠是平辈,按乡村的称呼喊二翠嫂子,二翠家的十亩苹果园里忙不过来就喊六娃,六娃就会欢天喜地的帮忙。渐渐的二翠感觉六娃年轻憨厚,没有媳妇也在心里同情,有时间就开玩笑说六娃:“你不行也出门去打工,在外边领个媳妇回来呀?”“我上学初中都没有毕业,也没有啥手艺,出去寻不下工作呀。”六娃干着活回答。“你心里的媳妇是个啥样的,给嫂子说说?”二翠随口问。“说真话我就想寻你这样的,嫂子莫多心!”六娃红着脸说。

“唉,我的个瓜兄弟,嫂子老了,你该喜欢年轻好看的姑娘才对呀!”二翠对六娃说笑着。“嫂子,你就是我心里的美人咧,恐怕我这辈子没有福气娶个女人了。”六娃干着活摇头说。“你呀,真的想娶嫂子这样人老珠黄的女人吗?那你哥在外边有了女人,不要我了我就跟着你成不?”二翠笑呵呵的故意问。“我哥好像不是那号人,他在外边挣钱咧,咋会去勾引女人咧?”六娃瓷瞪瞪的说。

“唉,兄弟,人家在外边花了心嫂子也看不见呀,现在这个社会啥人没有,你哥说不定也背着我日野女人哩。”二翠叹气说。“不会,嫂子。我哥人家疼你着哩,你看按月都打钱回来的呀,再说有野女人那也要钱折腾咧,他舍不得他挣的血汗钱。”六娃给二翠宽心说着。“有两个月了,钱寄的越来越少了,我估摸着他是不是在外边嫖上了,要不然咋会越来越少?而且我也问了我娘家兄弟的,他每月都没有少过一分钱,身体也好着哩,嫂子心里犯嘀咕呢!”二翠思考着说着。

最强乡村小祸害

“说不定我哥攒钱回来想给你惊喜呢,他顾家着哩。”六娃安慰着二翠,两个人在二翠家的果园里摘着苹果。秋天的阳光普照着乡村,也普照着苹果园,乡村人们忙碌在收获的喜悦里。二翠把摘好的苹果让六娃一篮一篮的提进果房边里,她也跟着帮忙。进了果房里,二翠突然感觉眼前一黑,喊了一声:“六娃”就没有声音了,六娃一听一头钻进果房里。看见二翠突然跌坐在木凳子上,眼看着就要栽倒。他一把扶住说:“嫂子,你咋了?”

“我……我昏的很,你扶着我。”二翠声音低低说。“我的妈呀,你是不是累的,我扶着你躺在这里歇着。”六娃扶住二翠,二翠浑身软软的,六娃顺势抱住放在了果房的土炕上。二翠被六娃放好,六娃急的说:“嫂子,你莫吓我,你咋就昏成这了?!”“嫂子有贫血,头昏的厉害,你莫怕,歇一会就缓过劲了。”二翠有气无力的说着,六娃眼睛瓷瞪瞪的没有了主意,六娃就蹲在果房里,眼睛盯着躺在土炕上的二翠。突然六娃心里一灵醒,把自己的上衣脱下来给二翠盖在身上。二翠躺了半个小时缓过了劲,眼睛里突然有了泪水说:“六娃兄弟,你心肠好。嫂子没有事了,拉我起来。”六娃呼啦站起来,刚俯身拉住二翠的手,二翠就抱住了六娃。

六娃突然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一脚关了果房的门,上土炕就和二翠抱成了一个人。二翠引导着六娃,六娃吭哧着和二翠疯狂起来,二翠嘴里呻吟着说:“兄弟……兄弟……”六娃在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里颤抖着,一次一次的和二翠凝成了一个人,二翠紧紧的抱着六娃说:“嫂子让你吃个饱,我兄弟让我喜欢不够……”六娃就这样和二翠好上了,六娃知道二翠给他的好处,渐渐的二翠的一个眼色,六娃就会心领神了。

最强乡村小祸害

他们两人的事情做得非常隐秘,他们经常在无人的田野里大战,或者在玉米地里也小小偷情一会,在旁人眼里已经看出他们有什么了,但是大家都不好说这些事情。后来他们的事情终于被曝光了,二翠的老公回来与她离婚,其实他老公早就有二奶了,之后二翠顺其自然嫁给了六娃,两人之后名副其实地夜夜笙歌。

本文转自网络,由爱邪恶吧(http://www.xieebar.com/)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