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处的女人 饥渴少女献出第一次令她痛不欲生_情感故事

其实大山深处的女人对于城市女人来说是十分神秘的,因为她们没有正规的教育水平,而且有很多陋习是我们不知道的。但是大山深处的女人对很多男人来说是充满着无数的魅力,因为他们从小到大都受到干净的水资源以及清新的空气滋养,令到整个人都靓丽青春,而且大山深处的女人的第一次也是非常的宝贵。

大山深处的女人

那一年小兰18岁。从没出过远门的她跟着一个叫张哥的男人走过曲折的山道,上了他的车,走大路,要去大城市了。因为在这一年,小兰的母亲病了,脸色苍白,躺在床上没有力气。大夫来看过了,说要到外面的医院才能治。山里人只要手脚勤快就能温饱不愁,而且山里人乐天知足,不怕天灾人祸,唯一怕的就是病魔上身。

小兰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央求山村里的人帮帮她们。小兰一家是外来户,母女两人相依为命,没见过甚至从没听小兰妈提起过关于小兰爸爸的事。孤苦无依,怪可怜的。于是就有人介绍了城里开车的老张,老张说他这变正好需要找服务员的。要是小兰能来,他可以先把钱借给小兰给母亲看病。

于是这个从大山深处出来的女孩就这么跟着张哥走了。张哥把小兰带到了大城市,这里有她从没见过的密集的人流、车流和高楼。她低着头,听不清周围的人到底在说什么,眼前这个新的世界令她感到眼花缭乱,同时更多的则是慌乱。直到张哥把小兰带到一个女人面前,跟她说以后就听王姐的吩咐。

大山深处的女人

这时小兰还是一副山里人的装扮,两条辫子、红头绳,上边一身花袄,下身一条蓝色的布裤,脚上穿着的是山里人自己做的布鞋。而王姐则是一身鲜红的镂空丝裙,正半卧在沙发椅上,细细地打量着她。小兰觉得自己可能是穿得太土了,有点不好意思。现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只是低着头,偷偷瞄着面前的这个陌生的面孔。

张哥走了,王姐带她去洗澡、吃饭,带她去换了套城里人的衣服,还帮她重新梳妆打扮。站在穿衣镜前,小兰有点不认识自己了。之后,小兰就在王姐家里帮忙料理家务。王姐对她好像也是很满意。但是面对王姐,她依然只会“嗯”、“哦”、“好”。

过了几天,家乡人打来电话说钱已经收到了,小兰妈上县里的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后身体已经恢复了,叫小兰不要挂心。这时候,小兰心里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小兰对王姐的好感又增了几分,干活的时候更加卖力了。

大山深处的女人

之后王姐送了一部手机给小兰,小兰能够跟妈妈自由地通话了,而且小兰每月都能给家里寄点钱回去。这样的生活,小兰觉得很愉快,她打心眼里感谢张哥和王姐。都说快乐的人脸上艳阳高照,现在的小兰已经全没了刚刚出山的阴郁,而变得光彩照人了。老张和王姐看在眼里也笑得很满意。

周末,吃过晚饭后,王姐带着小兰去了城里最大的商贸大厦。洁净的橱窗,光彩熠熠的商品让小兰感觉眼睛不够用。王姐带她挑衣服、做发型,还带小兰到首饰店里要送一件首饰给她。小兰受宠若惊,怎么也不敢接受,王姐说,来这这么长时间,早就把小兰当成自己的女儿了,如果小兰不嫌弃,那就一定要接受她的礼物,不然就是见外了。

小兰觉得很感动,想不到自己这样一个大山出来的女孩子竟有这样的运气,遇到这么好的一个人。于是,小兰挑了一个便宜的发夹。王姐说这太素了不行,最后执意给她选了一条银丝项链。

大山深处的女人

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金鞍!一番整理,不得不说,真有点化腐朽为神奇的感觉,虽然也应该说是美玉天成,天生丽质难自弃,但是一块璞玉经过了雕琢,才能真正光芒四射。小兰就是这样的一块璞玉。素色的丝质长裙套在小兰身上对一个18岁的少女来说是种最简约而又恰到好处的修饰,乌黑亮泽的长发像垂柳轻扬,衬托出一种秀丽娴静的气质,细细的项链也可以说是少女洁净纤细颈脖的最好注释,明眸皓齿,蛾眉淡扫,美不胜收。

小兰看着镜中的自己,也是惊呆了,她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心里的喜悦却像山头的泉水一样难以抑止;身边经过的人看她的眼神也变得不同了,不过这种眼神令人高兴。她朝自己微微一笑,就像一朵盛开的白兰花。一种从未有过的自信、骄傲从心底产生,美妙!看着镜中的这个笑着的女人,她预感到自己的人生或许会从此发生改变。

逛完了街,她们没有直接回家,因为王姐带她去了附近的西餐厅。盛情难却,小兰就跟着去了。然后小兰就陪王姐喝了半杯红酒。然后小兰就感觉头脑发胀,迷迷糊糊的了。

不一会儿,小兰被扶到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安然地躺在床上。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问道,真是处女吗。旁边那个戴着白色帽子的男人说,绝对是,山里的妹子,纯得很。看着床上睡美人一样的小兰,西装革履的男人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从皮包里掏出支票,写下了早已商量好的数目。“你王八蛋要是敢骗我,你老张也就别想混了。”“是是是,我们哪有那个胆子呢。”

大山深处的女人

那一夜,市里狂风骤雨,电闪雷鸣,豪雨如注,而小兰却只半梦半醒,隐隐约约听到了外面震天撼地的雷声,浑身无力,也睁不开眼,但是黑夜中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个肥硕的黑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后来,小兰每次寄回去的钱越来越多。家里的境况也是越来越好,不过从电话的另一头,妈妈还是一样的唠叨,“在外面好好干”、“要注意自己的身体”、“要知道自己照顾自己。”

后来,小兰认识了很多人,她学会了浅吟低唱,学会了明眸善睐,也学会了长袖善舞。据说,那个电闪雷鸣的黑夜之后,这座城市里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姓王的女人和那个姓张的司机。

大山深处的女人

在城市的中央,这个曾经的大山深处的女人,成为了权贵们倾慕的对象、争相追捧的宠儿;在大山深处的那片村落,她成为了一个传奇。母亲始终不愿意走出大山,而她却也几乎再没回过大山。毕竟花花世界的灯红酒绿令她十分迷醉,而且她似乎也忘记了自己曾经也是一位大山女孩子。

本文转自网络,由爱邪恶吧(http://www.xieebar.com/)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