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孽合欢 浪荡小姨子不穿内衣在厨房做饭_情感故事

那一夜,我与她欲孽合欢缠绵不断,房间充满着爱的空气。俗话说得好,小姨子是姐夫的小情人,这句话我到现在都深信不疑,因为我与小姨子有过这样的经历,嘿嘿嘿!现在回想起来那一段经历虽然不是那么的道德,但是却令我非常兴奋,久久不能忘却。

欲孽合欢

在结婚的两年前,我和老婆就一起同居了,虽同居了两年多,可是我们的热情依然很高,除了她的例假期外,我们几乎每天都过性生活 ,平均一天做两到三次,晚上睡觉前和早上醒来后基本上是例行的功课,有时夜里醒了也来断插曲,还有午饭时,晚饭前等等。

地方也不断变换,在卧室,厨房,洗澡间,阳台,餐厅,客厅等,有时候还在客厅一边看电视一边风雨交加,大多时间都能让老婆达到高潮,有时候还高潮迭起,一连两三次,有时我还真怕自己会提前透支亏空,就这样我们性福的小日子每天洋溢着。

可性福的日子不常,就在我每天盼着快点下班,可以回家抱我那娇滴滴的老婆时,突然…… 她怀孕了,我又一次被幸福冲击大脑,我马上就要做爸爸了。我有突然有一种期望是想老婆能给我生一个男孩,我不是思想传统,我是喜欢男孩,好养,调皮,我喜欢调皮的小孩。可是两个多月我们去医院检查,医生建议住院保胎,因为我老婆胎盘虚弱,常见红,最迟到四个月之后就好了。

欲孽合欢

于是我开始正式忙于奔波,一遍上班一遍去医院照顾她,每天下班后先去买菜,做一些自认为可口的饭菜,然后给她送去,因为她妊娠反应较大,再加上在医院一个人实在无聊,几天下来憔悴了很多,我也瘦了好几斤。我实在不忍心她太孤单,她也心痛我,于是我们商量让她妹妹过来陪她(双方的父母因为都有脱不开身的事情,所以只在刚进医院的时候来过一次)。

并给她做饭送饭,反正她大专刚毕业,到签约的单位上班还有一个半月,闲着也没事,她的工作也是我帮着联系的,就在我们公司,不过,不和我一个部门,正好她以后可以直接从这里上班了。

许前些时间我“纵欲”过多,突然停了下来,还真有些难以忍受,这些天来,每当我处理完工作,静下心来想想和老婆过去的生活,和在医院看到老婆楚楚动人的眼神,我的小弟弟就高举蒙古包提出抗议,我能体会老婆,她为我付出那么多,还在医院熬受生活,我曾下定决心此生不做对不起她的事情。也就在这些天,我又恢复了和她同居以前的性生活,自己将自己解决了好几次。

欲孽合欢

一个天气晴朗的下午,我从车站把她妹妹接来了,也许因为年轻,她看上去比她姐姐更漂亮可人,更有惹火身材,更娇滴滴的楚楚动人,夏天天气太热,她穿着时尚而又大方,真丝的T型衬衫,虽衬衫较为宽松,但是仍包不住她那丰满白嫩而又娇好的身材,再加上漂亮娇羞楚楚动人的脸蛋,我一下被迷住了,发呆了一会,然后我们相互寒暄了几句,往医院走去。她说话时总是带着含羞的微笑,微微低着头,我不知不觉偷偷留意着她的细小动作,但我保证当时绝对没有非分之想。

虽然她是个娇公主,但是没有一点小姐脾气,每天帮着买菜,做饭,送饭,陪她姐姐聊天,我感觉一下轻松了很多,几天下来我那干黄的脸上也恢复了些光彩,真心感谢她的付出,虽然她认为她做这些只是为了敬爱她的姐姐。一个星期又过去了,每天都发生着昨天同样发生的事情,老婆在医院躺着,老婆的妹妹忙在菜场,家里的厨房,医院之间,闲着的时间就呆在医院,我奔波在公司,家里,医院。就这样每天重复着同样的生活。

生活虽平平淡淡,但是这几天我心里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的地方,但也说不出来是什么。现在想想知道了,不对劲的地方出在我和小姨子之间,我在不经意间躲着什么,我不敢和她多接触,她太漂亮太清纯太柔情了,特别是那一双含情默默水汪汪的眼睛,和娇滴滴的清羞,让人止不住的产生联想,我怕,我真的很怕,我怕我会对她产生联想,怕爱我老婆的同时再爱上她,平时人戏言“握着小姨子的手,后悔结婚婚了头”,我不想这事发生在我身上,我太爱我老婆了,我不想她为她最爱的男人和最亲的妹妹所伤心。

欲孽合欢

但是啊,往往天意就是那么的弄人,我已经很努力去克制或者去逃避与小姨子的关系,但是有时候有些事冥冥中就是注定的,注定我要和小姨子发生点什么,注定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小姨子投进我的怀抱,而我又鬼迷心窍顺势将小姨子占为己有。

昨天,也就是我老婆的生日。我下班回家,我按了门铃,我有钥匙,不过我每天都是按门铃,现在是夏天,不想造成不必要的尴尬。她(小姨子)正在厨房做饭,我等了一会,她才帮我把门打开,双手都是水,她对我说:“下班了,快进来吧。”我本想说:“恩,下班了,今天做的什么菜?”可是等我抬起头,我脑子一下紧张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傻傻的看着她,厨房没有空调,可能是因为她在厨房呆的太久,想多为姐姐做些好吃的,她身上穿的还是那件丝制T型衬衫,快被汗水给津透了,衬衫紧贴在胸前,一个薄如蝉丝的乳罩一览无余,透过乳罩,隐约可以看到两只MM雪白坚挺。

在她说话时,轻轻的跳动了一下,虽就轻轻的一下跳动,却吸引注我全部的目光,虽屋里光线不是很好,她美的简直令人窒息,平时我从来也没有敢往那里瞧过,包括偷偷的瞧,我怕我会失去控制会禁不住的产生联想,而今天却在这么近的距离下面对着她。此刻她正微微低着头,头顶和我的鼻梁在同一高度,我正好往下斜看到她的脸,很清楚的看到她那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尖,和红润的小嘴,白皙的脸上因为天热,泛了些桃花似的红润,让我不禁咽了口口水。看她眨了眨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好像在等我说话。

她等了一会,看我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抬起头看到我眼睛,我想流露出来的一定是贪婪的眼神,她顺着我的眼神低头一看,突然娇羞的尖叫一声,脸迅速变的绯红,一路小跑,跌跌撞撞的跑回了厨房。这事我才回过神来,实在觉得太自己失礼了,不应该这么轻浮,不好像内心并没有后悔刚才的发生的事情,好想还有些企盼。

欲孽合欢

我整理好我的工作包,往厨房走去,想缓和一下刚才的尴尬,帮帮忙,聊些无关痛痒的笑话,也许就可以不用刻意去想刚才所发生的事情。我来到了厨房,看到她正背对着我切黄瓜,我走过去说:“我来切吧,看你热的,去客厅呆一会吧。”她说:“不用,还是你去吧。”

虽然她拿着刀,看着黄瓜,却不见她下刀,我想一定是还没有从刚才的的突然中回过神来,脸依然是绯红。我怕她心不在焉的千万别不小心切刀手,那双纤细白嫩的手要是被切到,我会恨死自己,我走过去从右后侧抓住她手中的刀,说:“还是让我切吧。”

她可能是没想到我会过去夺她的刀,身子猛然一颤,黄瓜从她左手中掉在了地下,她往后一退,想弯腰去捡。可老天就是爱捉弄人,她这一退,正好那个不是很大,但很坚挺的屁股抵在了我的大腿根部,我很清楚的感觉到了她屁股的弹性。我再也无法忍受,相信女人都是敏感的,她一定感觉出了我的变化,因为她的脸更红了,红到了脖子和耳根。

欲孽合欢

后来我们就在厨房男欢女爱起来,激情过后剩下就是哀叹。完事之后我紧紧抱住了,而她眼神完全没有焦点地站在原地,过了很久她忽然放声大哭,然后反手给我一巴掌大叫着我不是人,我紧紧抱住她希望她能够冷静,但是过了很久很久她才安静下来,然后整理好衣服离开了家。

本文转自网络,由爱邪恶吧(http://www.xieebar.com/)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