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用疯狂道具 虐待我每夜将我折磨得叫苦连天_情感故事

曾经那一段婚姻令我苦不堪言,老公用疯狂道具每天每夜都虐待我,令我叫苦连天,我从来没想到我会有这样的日子,那段时间我真的以为自己撑不下去。对没错,你们猜对了,我老公是有虐待倾向,喜欢在行房事的时候对我用些很疯狂的道具,我越痛苦他越开心。

老公用疯狂道具

我第一次嫁人不到24岁,29岁离婚,孩子跟他。祖祖辈辈生活在这个小县城,人和人之间没有秘密可言,离婚后我非常注意自己的言行,免得惹来闲话。那段时间,我生活得很简单,除了上班就是呆在家里。在单位,我工作能力强,同事间关系融洽。

2000年4月30日,经人介绍我认识了赵。他是西安人,在和我们县相隔不远的另一个县城工作。第一次见面我们聊得挺开心,他留给我的感觉是殷勤而体贴。现在回想起来,他殷勤得似乎有些过头,但我当时确实被感动了。他用辛弃疾的一句词来形容对我的感觉:"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们有了交往,他一直表现得很君子。9月6日,我们分别在单位开了婚姻介绍信,随后他在我们县城摆了两桌酒席,请我娘家人和介绍人吃了饭。虽然没领结婚证,但大家都认可我们是夫妻了,我们也"理所当然"住在一起,我两边跑,好在工作清闲。

老公用疯狂道具

赵大我14岁,文化程度也比不上我,但我家人和我都挺满意的,觉得年纪大些更知道疼人。我是家里最小的,父母和哥哥姐姐对我非常疼爱,我们的事定下来,他们很安慰。

日子过得很快,2000年12月20日,一个匿名电话打破了我们之间的和谐。一个女的给赵打电话,说我人不好,不正经。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个电话究竟说了些啥,总之赵很生气,开始怀疑我,甚至把我赶回娘家。

我可以用人格发誓,我没做过任何有悖道德的事,我对得起他,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然而赵的猜疑渐渐到了神经质的地步。他开始逼我写一份又一份的材料,内容都是我和某某有不正当的关系,我认识的男人一个都不能幸免。我写不出,他就打底稿让我抄,并威胁我说,不听话就满大街张贴我的裸体照片。

老公用疯狂道具

照片是此前他软磨硬缠给我拍的,说这样做是因为爱我,拍了五六卷,他自己冲洗,家里有个小暗室。没想到这些成了他长期要挟我的工具!我怕事态扩大,最终按他的要求写了。我想我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清楚,那样写是希望他能消消气,好好过日子。

就这样,我连续写了与47个男人有染的材料。其实,那个时候他对我的所作所为已经有些出格,我总理解成是夫妻间的玩闹。我是个传统的女人,把面子看得很重,第二次婚姻无论如何都不能失败了。我之所以一直迁就他,就是渴望能感化他,让他有所改变。为此,我慢慢地甚至不去上班。

2001年9月9日,我们领了结婚证,成为合法夫妻。11月9日,是个星期五,因为娘家有事,我没有回去。赵半夜打来电话,气势汹汹地指责我干脆永远也别回去算了。第二天一大早,我赶回他身边,他逼问我娘家那里有哪个野男人勾引我,要我"老实交代"。他对我的虐待和暴力就从这天开始,他一拳接一拳打我,拧我的大腿,我的脊背被咬得全是血印子。

老公用疯狂道具

这不是他第一次对我家暴,却是最厉害的一次,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问过很多朋友他们都叫我报警,但是我不想家丑外扬所以打算自己吞了这一口气,不过我没想到的是后来他越来越过分,不论是对我还是对我家人永远都是恶语相加,我快要承受不住压力想要崩溃。

12日,他把我赶出家门。半夜又给娘家我哥打电话,叫我回去,说不然的话就把我的裸照张贴到我娘家县城,把我写的材料四处寄发,让我们一家都做不成人。最后,他承诺说好好和我过日子。我回去了,谁知他却用暴力迎接我。我被打得鼻青脸肿,脊背、胸前都被咬破了,肌肉拉伤我坐都没法坐,胳膊几乎被折断,大腿上是一片连一片的青淤,他咬着我的乳头不放,揪心地疼……白天他累了,晚上接着打,一直持续到凌晨4时。

此后只要在一起,他就没有一天停止过折磨我,每次往往持续几个小时。他的手法越来越恶劣。他不再打我的脸,让外人看不出,让我有苦不能言。上班时间我被反锁在家,他一回来我就要面对变着花样的"酷刑"。我常常被捆绑着,全身上下被折磨得没一处好的;最敏感的部位除了要忍受牙齿的啃咬,还要接受镊子的虐待;我的下身被各种各样的东西捅得常常出血。

2001年12月21日,我们离婚了。我曾苦苦维系的婚姻短暂得只维持了3个月零12天!离婚是他提出来的,协议也是他拟的,其中一项条款规定由我付给他1万5千元钱。我原以为离婚裁定下来,就可以逃出这个"地狱魔窟",然而赵还是不让我离开,他用裸照和材料控制着我,甚至威胁我如果不听话,就要了我们全家老小的命。

老公用疯狂道具

他说,离了婚我和他就没关系了,日后一旦我有什么意外,我家没理由找他要人。他还说,他和我玩的就是"猫和老鼠"的游戏,他要玩死我。赵上班和打牌以外的时间,是我最苦难的时候。他除了拳打脚踢、撕咬、烟头烫之外,还常常给我灌药,让我昏昏沉沉;从头到脚向我撒尿;大冬天把我衣服扒光,朝我一盆盆泼冷水;把各种东西包括蘸满辣椒水的卫生纸塞进我下身;甚至让我当着我妈的面陪他睡觉……他在我流产等特殊的时候也不放过我,不同意我去上环,就这样我一次次怀孕,又一次次流产。

我好几次逃出,也有被他赶出去的时候,但最终都回去了,我怕我们的事牵累全家。他把逼迫我写的部分材料寄到我们单位和个别同事手中,那是他制服我的法宝。我曾想用钱买他手里的照片和材料,他不答应。我们之间的事我又不好对外人讲,他对我的性虐待,很多我可能永远也说不出口。2002年9月26日,我又一次出逃后回到他身边,他单位的领导出面调解。谈话中领导提到赵对他前妻也有过虐待行为,让他改,和我认真过日子。我是赵的第四个老婆,这是我和他结婚后才知道的。

我很绝望,觉得自己不可能有其他出路,除非他良心发现———我是多么盼望能有那么一天。更暗无天日的日子来临了。赵控制我的零用钱,取走我的工资,把我看得很紧,白天也不让我穿衣服,他把衣服锁在卧室,把我锁在厕所或客厅。他还不允许我和人交往,就连女的也不行。他属于精力过于旺盛的人,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就够了,剩下的时间就是折磨我。他说这叫特别的爱给特别的我,还说四个老婆中他最爱的就是我。

老公用疯狂道具

我不知道那段时间我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我只知道这一切都变得很混乱,时间也变得很慢。最后我还是选择和他离婚,通过法律的手段得到我应得的赔偿,而他也得到了法律的制裁判处牢狱之苦。我每天都在回忆这些事情,其实我不想记起,但是又有什么东西能够让我彻底忘记呢!这是真真实实存在过的!

本文转自网络,由爱邪恶吧(http://www.xieebar.com/)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