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豪门小老婆 夜夜在酒吧与陌生猛男在舞池欢爱_情感故事

我是豪门小老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嫁入豪门深似海,一开始我是不相信这句话的,但是当我加入豪门之后,我发现我就是一个小老婆,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得不到老公的满足。所以我这个豪门小老婆夜夜在酒吧舞池寻找陌生猛男发泄内心的寂寞与饥渴。

我是豪门小老婆

2010年4月17日,我接到父亲的电话:“小唯,你想办法筹10万元钱寄回来,这回你弟弟终于要踏踏实实做人了,他和一个朋友准备加盟一个快餐店,就是手头还缺钱……”父亲在那头絮絮叨叨地描绘着弟弟的远大蓝图,我的心里却犯了愁:在家人心目中,我就是他们的骄傲,所有人都知道我嫁了豪门,婆家有钱有势,所以,每每娘家有什么大事小情,都会向我张口,可他们哪里知道,豪门内也不是随处可以捡到黄金的,我每次贴补娘家的钱都沾着辛酸的泪!

那天晚上,我趁着婆婆下楼散步,小心翼翼地向老公康程提出借钱,老公的反应果然在我的意料之中,他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玩着游戏,头都没抬:“你又不是不知道,家里的钱都是我妈在保管,你要借钱就管她借!”我积郁已久的怒火终于爆发了:“这到底是我们的家,还是你妈的家?无论我做什么都需要请示你妈,处处都要看你妈的眼色行事,既然在你心中只有你妈和电脑,那你干吗把我娶回家?”

可老公根本无视我的眼泪,觉得我是在无理取闹,索性不搭理我。我恨恨地回到房间,对着镜子仔细端详:镜中的我依旧年轻,依旧美丽,可为何曾经那么痴迷着我的老公,如今对我的美熟视无睹?从何时起,我和他成了一对最熟悉的陌生人?想着想着,我悲从心来,我觉得,一切都是婆婆在从中作梗!自从2008年婆婆和公公离了婚,她搬过来和我们同住,我的生活便完全变了样……

我是豪门小老婆

鬼使神差般,我突然想起了前两天在报纸上看见的歌厅的招聘小广告,一个念头涌上心间:婆婆不是最爱面子吗,我偏要让她康家的脸面扫地!就这样,我偷偷跑到那家歌厅,凭着姣好的容貌和悦耳的嗓音,很快就成了最红的陪唱小姐,当然在那里,我有了新名字“珍珍”。从此,我过着一种分裂的生活:白天,我是按照婆婆的规矩文静贤淑的豪门儿媳小唯;晚上,我是风情万种美丽妖娆的歌厅之花“珍珍”,陪着形形色色的男人逢场作戏,唱着一首首没有生命的情歌。

我知道婆婆快被我气疯了,好多次,当我深夜归家,婆婆看着浓妆艳抹的我,眼神凌厉得像刀子。可面对她的审问,我处变不惊:“妈,您不是常说我是寄生虫吗?我正努力靠着自己的劳动挣钱,这难道也不对吗?您放心,我挣的钱每一分都是清白的,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又不全是像公公那样的……”

我知道这句话的杀伤力,离婚可以说是婆婆这辈子视为最耻辱的事情。2007年,公公迷上了书法,参加了一个培训班,不想却在那里认识了一个同样爱好书法的女人,临老入了花丛,最后,公公竟然为了这段黄昏情不惜跟儿女决裂,坚决跟婆婆离了婚。

我是豪门小老婆

婆婆的性格本来就内向孤僻,离婚后就更令人捉摸不定了。她说不愿意一个人住,于是便自作主张,掏了近一百万用康程的名字买了一套复式楼,非要我们搬去和她同住。我心里是一百二十个不情愿,可老公是孝子,我也无可奈何。婆婆的难缠,我是婚前就领教够了。我和老公康程相识在A市。我的父母都是老知青,多年前从武汉到了A市,后来就在A市成家立业,相继生下了我和弟弟。也许是从大都市到了小城,父母的心里一直是郁闷的,在小城生活了20多年也始终无法彻底融入当地的生活。

在我们家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只准讲武汉话,不许讲当地话,否则就会招致责骂。小时候,我跟着小朋友玩,学了一口当地话,每次不自觉顺口说出来,母亲就会重重打我一巴掌:“没出息的伢,未必你还想一辈子呆在这里!”我自幼就出落得漂亮,读书成绩却一直不好,从初中起,就有很多男孩子围在我身边打转儿,母亲总是告诫我:“如果你想一辈子生活在这个小地方,早早结婚生子,将来为柴米油盐烦恼,那你想谈恋爱就恋爱吧,我无话可说。可你要是想回武汉,你就要听妈的话,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我当然愿意回武汉,每年过年,父母会带我回武汉,武汉留给我的印象太美好了:黄鹤楼、东湖、香喷喷的热干面、好吃的糯米包油条。所以,我一直谨记着母亲的教诲,我的身边从来不乏蓝颜知己,但我从没有正式谈过一场恋爱。初中毕业后,我读了技校,毕业后进了当地的棉纺厂,成了一名纺织女工。其间,年轻的车间主任,也是厂党委书记的儿子曾托人到我家提亲,但被我拒绝了。

我是豪门小老婆

转眼我就已经到了要出嫁的年纪,快要沦为很多人眼中的大龄剩女,父母也为我的婚姻大事着急。但是爱情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父母着急也不能改变什么。后来我在报读成教的时候认识了老公,从他各方面的行为举止来说我能断定他是出自豪门,所以我主动出击最后成为了他的老婆,但是我没想到这一切就是我噩梦的开始。

康程从没向我提起过他家里的具体情况,我一直以为,他家可能比较有钱,可第一次上康程家,我还是被震住了。康程家居然是一幢三层的小洋楼,带着一个很大的花园,里面盛开着各种各样美丽的花儿。直到那一天,我才知道,康程的父亲生意做得很大,他的姐夫是市政府的领导,年轻有为,前途无限。

那天上门,我带了精心挑选的糕点和茶叶,可婆婆根本不伸手去接,后来还是康程把礼物放到了桌上。我估计它们最终逃脱不掉被丢进垃圾桶的命运。得知我家住在工业区,婆婆一脸不屑:“哎哟,那种地方怎么住得了人,灰尘大噪音大,你们那里的人素质也差。有一次,我开车路过那儿,还遭遇了‘碰瓷’……”我的脸在发烧,不知如何接话。

我和康程的恋爱遭到婆婆的强烈反对,可一向听话的康程为了我第一次大胆地反抗了,他甚至离家出走,挤到我狭窄的家。我父母待康程很好,弟弟也“康哥长康哥短”地叫他,让康程觉得很温暖。后来,我怀孕了,婆婆终于妥协了,可也许是不满意我这个出自贫寒之家的儿媳,她连婚礼都省略了。婚后,坏事好事接踵而至,先是怀孕3个月的我莫名其妙地流产了,医生说,我的体质不好,有可能会发展成习惯性流产;接着,老公被安排回了武汉,进了一家效益不错的事业单位上班,我也跟着老公一起到了武汉,终于圆了我和父母多年来的梦想。

我是豪门小老婆

起初,我们小两口生活在一起恩恩爱爱,日子很幸福,唯一遗憾的是,我一直没能再怀上孩子。可2008年,婆婆婚变后和我们同住,我的噩梦开始了。婆婆把我当成佣人使唤,她说她胃不好,要少食多餐,我每天清晨5点就得起来用小火给她熬粥,想着心思变换菜谱;婆婆说她腰椎有损伤,于是我得学着给她按摩,经常按得手都发麻,我还得给她剪指甲、洗衣服。这些我都能接受,毕竟孝敬老人是应该的,可我受不了婆婆对我的人格污辱,因为我到武汉后一直没上班,只要我需要用钱,她张口闭口就是:“你年纪轻轻就甘做寄生虫,还要靠我这个老的养你,住着我的房子,用我的钱。”

我的娘家环境不好,弟弟没读大学一直没个正经工作,我当然需要贴补一下娘家,可每每从老公手里拿点钱,婆婆总会知道,又会对着康程指桑骂槐:“早就让你不要娶她,娶她一个养她一家!早晚累死你!”

在婆婆的影响下,康程对我的态度也转变了,他回家宁愿对着电脑也不愿陪我。自从我去歌厅陪唱后,他更是理都懒得理我,如果我还不能生下孩子,如果婆婆继续坐镇我们家,离婚肯定是迟早的事儿。远在A市的亲人朋友都羡慕我嫁了豪门,谁知道我整天在地狱中挣扎。

我是豪门小老婆

我过得非常不幸福,这些事情我都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包括我的老公都不知道我心里的方法,所有的情绪和困难我都自己埋藏在心底不愿意提起。我知道这样子是不好,夫妻之间是需要交流去解决问题,但是我一想到老公的妈妈以及老公对我的态度,我就把这些问题都独自一个人烂在肚子里面。

本文转自网络,由爱邪恶吧(http://www.xieebar.com/)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