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天堂 饥渴学姐引诱我与她干炮_情感故事

医院是一个桃色天堂,里面的护士以及医生都是男人想入非非的对象,而我正好是在医院工作,每天都过着令我欲罢不能的日子。我从小到大就很喜欢做医生,当然小时候并没有那么邪恶觉得制服护士很性感,知道长大了经过不少的事才让我更加有当医生的决心,所以我大学就报读了医科大学,毕业之后就进入了医院这个桃色天堂。

桃色天堂

我学的是临床,进入科室时,首先认识了我的性感美丽师姐,比我大一年级,但却是和我同年龄。不像其他师兄,都是从临床混了很多年考进来的,可以说我们是老油条了,我师姐也有男朋友,是她的本科的一位同学,我看过他的照片,很帅的说,但是如大部分大学毕业的情侣一样分居异地。

但我师姐说我有点像他那样,可能是我和他一样幽默而没有世俗气息吧。师姐身材很好,1米6几的个子,唯一不足的是她那瓜子脸上多了一些雀斑。可以说是整个科室的大美女。所有科室的男士都爱拿她开玩笑,不过她的性格很好,也爱和我们一起开玩笑,有的时候还说荤段子,可能是和我年龄最接近一点,和我的关系最好。

有一次我的手机丢在科室忘带了,她就偷看我的里面短信,正好有个同学发了个短信说是蛇笑话大象说是鸡鸡长在脸上,大象就说鸡鸡长脸上总比脸长在鸡鸡上好。我回来后她就盯着我看,我问她看什么,她说:你脸上的鸡鸡好小嘛!我责怪她为什么偷看我的短信,她却说都是学医的有什么忌讳的呢?

桃色天堂

有一次我们上台给某大学一个女生作阑尾,像这样的小手术,各个科室都抢着要做,因为是腰麻(硬膜外麻醉),有些病人会尿储留,这时就要插导尿管,这一般是我们打下手的活,但我考虑病人还是个不错的,就想让我师姐作一回,而且她做也给病人心理负担小些,我是这么想的。

是第一次给女病人导尿,结果还是很顺利,但当我拨开病人小阴唇时手抖得还是很厉害,手术结束后我师姐笑着对我说:我看你的小蛇蠢蠢欲动,是不是找妈妈了?我低头看了一下,说哪有啊?她就在那咯咯咯的笑。

有时我在科室当面开她的玩笑,她听后也不生我的气,用肘部导我,说把你的小鸡鸡踩扁! 虽然我和师姐的关系很好,但科室里的人从不认为我是她的新男朋友,因为她和她的男朋友关系也很好,频繁电话联系,而且讲话温柔里带着几分肉麻,至少我是这么认为。有一次夏天我们一道值夜班,医生值班可以睡觉,这点不像护士mm,在值班休息室(医生值班休息室里都有床、电脑和中央空调)。

桃色天堂

她说那个肝性脑病的人你多看看,我先休息一会,说完她就脱掉白大褂和上衣睡觉去了,当她脱掉上衣后我清晰的看到她洁白的皮肤和乳白色的胸罩。但师姐在我面前并没有刻意避讳。当时我还故意说,你睡了我睡哪,她却说那你困了上来挤挤,我知道她那是在开玩笑。

之后我觉得很无趣,就在病房里转悠,那个病危者已经到了肝性脑病期,生命对他来说能熬一小时便是一小时的奇迹了,所有他的家属都在,好像只有等待病人死亡的意味着,确实病人死亡对他来说是个解脱吧。我进去的时候病人正在说胡话,我上去想摸一下他的左锁骨下淋巴结有没有变硬,这是肝癌乃至几乎所有晚期癌症的标志性表现,这时候医生的任何举措对患者来说都只是心里安慰而已。

我摸了几下而患者就在那里数数,我觉得这很有意思,就在那轻轻的按压,患者也在合着我的节奏一直在数,一直数到38,我没说什么就走了,过了一阵患者一个家属突然跑过来对我说:医生不好了,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那个患者突然不胡说八道了。

桃色天堂

而这种情况我作为一名新晋的医生并不能以仅有的医学水平去断定,所以我还是叫醒了学姐。我去到学姐的办公室的时候我看到她趴在台上睡觉,她结洁白的皮肤令我看得想入非非,根本忘记了正经事。我看了很久之后终于醒悟过来,然后去叫醒了她跟她说明情况。

说实话这种病人医嘱早就下好,只要不是室颤什么的医生大都不会再过去看看,护士mm去就行了。那一夜我和两个实习护士mm聊了一夜,大讲荤段子,以至于第二天交班护士们在护士长面前告我的状,说我是个流氓!过了不久我有几个本科同学来南京玩,要知道有些医生们在科室待了一段时间就变油了,有些医药代表为了拉拢医生也代医生出去“玩”。

我同学说有一次医药代表带他们科室所有男医生去吃饭,然后便是洗澡,洗完澡其他高年资的医生都不知去向了,他只好怏怏而出,他的澡资已经付过,当他问其他人到哪去了?服务人员告诉他都到包厢休息去了,他当时就感觉世态的炎凉。他们几个来南京找我,酒过中巡后问我晚上到哪去娱乐娱乐?说老实话我也不知道,我就说:走,找我师姐玩去!那一夜,我真的喝多了。

不久我的一个师兄博士答辩,师姐作秘书,老板请了西安和上海两个比较牛的教授过来,答辩当然很顺利,之后便是一起吃饭。那天师姐穿者吊带衫和短裙,透露出无比的抚媚。

桃色天堂

而且师姐在饭桌上也是女中豪杰,酒量不比男同志差,我和她不是同桌,但我看他喝了一杯又一杯,那些教授们还拿她调侃时暗暗替她担心,心里暗暗骂道:这帮畜牲!吃到一大半时师姐突然离席,我想可能是上厕所或是补妆或整理衣服什么的,但我有点担心,一会我也跟了出去,只见师姐从厕所出来到了另一个空包厢座了一会,我进去靠近问她没事吧?

她没说话,我当时不知哪来的胆量贴近她,可能是她用的香水太诱人了,我抚摸着她的双肩,低着头看着她,她也顺势将脸贴近我的上身,在我胸前来回的蹭,我当时第一次感觉到了女性的柔情似水,而且下身也有了反应。

我的双手也在她的身上游弋,最后止住在她的双乳,感觉像炽热的光电鼠一样光滑,像棉花糖一样柔软,我忙把头伸过去,咬住她的乳头,那种感觉,像口中有一块木糖醇,又不敢用力去咀嚼,只是试图用舌尖将它添平,感觉它那淡淡的清香。

桃色天堂

最后我们都受不了对方的挑逗,互相撕扯着对方的衣服,然后我提枪就上,没过多久我们就到达了顶峰。完事之后我们拥抱在一起,之后急促的呼吸声满满平静下来,之后她深情看着我没有说话给了我一个吻让我自己去想象。后来我的实习期过了离开了医院后,我偶尔还会想起那一晚的激情,每次都让我不能自拔。

本文转自网络,由爱邪恶吧(http://www.xieebar.com/)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