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道夫

    楔子
    清道夫吗?我可能……谋杀了我的妻子。“
    他一觉醒来,妻子已经浑身是血地躺在自己身旁,而他重金定制的军工匕首,正深深扎入妻子的胸口。
    还有,房门是反锁的,他怎么打都打不开。
    难道,真的是自己杀害了青梅竹马的妻子?
    1.抽奖
    四年后。
    向明丽手捧百合花,快步走入罗氏科技的大门。前台瞥见她的身影,急忙站起身与她打招呼。大老板的小女朋友,任谁看到她,都得奉上最真挚的微笑。
    未待她走远,前台脸上的笑容凝固了,眼中既有不屑,又有羡慕。
    四年前,罗氏科技上市的第二天,公司的另一大股东,罗志成的妻子林潇潇神秘失踪。过了今晚,林潇潇失踪期满四年,将正式宣布死亡。罗志成不止可以继承妻子的股份,还可以光明正大地与小女朋友双宿双栖。
    前台看不起向明丽,不屑她从穿着到言行举止全都刻意讨好罗志成,可她同时又羡慕向明丽,即将成为上市公司的老板娘。
    今天是罗氏科技上市四周年酒会,最后的环节是董事长罗志成先生上台抽奖,他记得大奖是一辆汽车。看着主持人手中的纸盒,他有点疑惑,车钥匙用得着装在这么大的纸盒内吗?
    他微笑着在平板上轻轻一按,大屏幕上的名字快速滚动。半晌,画面定格了。主持人高声宣布:”获奖人—— 向明丽小姐!“
    台下的喧嚣夹杂隐隐的嘘声,紧接着是稀稀拉拉的掌声。罗志成嘴角微僵,向明丽并非公司员工,她的名字不该出现在抽奖名单上。
    就在向明丽准备伸手扯开盒子上的缎带时,罗志成打断她道:”等一下,我帮你打开。“他注视着纸盒子,慢慢打开,一只女人的断臂赫然映入他的眼帘!
    ”啊!“向明丽和主持人齐声尖叫。
    罗志成呆愣在原地,浑身冰冷,他直勾勾地盯着这只过分苍白的手臂。妻子林潇潇的右手文了一朵玫瑰花,断臂的手腕上也有一朵黑玫瑰。他们的婚戒,一只在他的无名指上,另一只紧紧箍在冰冷又苍白的手指上。他的脑子”嗡嗡“直响,快要窒息了。
    ”罗先生,看您的表情,您认识手臂的主人?“吴广铭拿着话筒跨上舞台。
    ”是你!“罗志成双手握拳,”是你在装神弄鬼!“他额头的青筋一跳一跳的。
    四年前,罗志成按照清道夫所言,去公安局报案,声称林潇潇失踪了。吴广铭接手案件之后,把罗志成列为疑凶。这几年,吴广铭以调查案件为名,时不时地出现在罗氏科技。
    向明丽走到罗志成身后,怯怯地朝断臂看去,嘴里呢喃:”它不是假肢?难道……“
    ”不是。“罗志成脱口而出,”她不是潇潇。“
    吴广铭似笑非笑地斜睨着他,一字一顿地质问:”罗先生这么肯定断臂不属于你的妻子,莫非林潇潇女士的尸体已经化为灰烬?“
    2.往事
    面对吴广铭的质问,罗志成一口咬定,他坚信林潇潇还活着。随之,罗氏科技上市四周年酒会在警笛声中落下帷幕。
    四年前,吴广铭接手林潇潇失踪案之初,他坚持留下受害人的DNA数据。拜此事所赐,警方很快比对了断臂的DNA,确认它并不属于林潇潇。
    法医鉴定,断臂的主人死亡时间大约在七天前,断臂是在尸体冷冻后被利器砍下,时间大约在事发前二十四小时,且纸盒内有干冰的痕迹。
    罗志成在公安局录完口供,把自己关在空置四年的卧室,任由门铃声响个不停。他像失了魂魄一般,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崭新的床垫,仿佛妻子仍旧躺在这张床上。
    林潇潇死亡那日,房间已经被清道夫彻底清理干净,警察在每个角落都喷洒了鲁米诺试剂,不见半点血液反应。可是每当罗志成置身这个房间,他都似乎闻到浓烈的血腥味。
    他像垂暮的老狗,慢慢爬上床垫仰天而卧,睁大眼睛瞪着天花板。
    ”潇潇,我应该听你的,我们应该去自首的。“他喃喃自语。
    卧室的门锁上挂着几根铁丝,一些鱼线。这些年,他向脱逃大师求艺,四处学习如何开锁。可他是上市公司董事长,他家的门锁结实又耐用,没人可以在屋外打开反锁的房门,不留任何痕迹。
    四年来,他疯狂地想要证明,自己没有杀死林潇潇,可他清楚地知道,当他发现妻子尸体的时候,门窗都是从里面锁住的。
    昨晚,他一眼认出断臂上的文身与戒指,但他知道,断臂不属于妻子。
    罗志成的眼泪从眼角滑下。
    四年多前,就在公司上市前夕,他与妻子驾车回家途中,他们的车子撞向对面车道的私家车,令对方一死一伤。
    当他从酒精中清醒过来,脑海中唯一的念头是:一旦醉酒肇事的罪名成立,公司上市无望不说,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上市公司董事长。
    最终,他没有按下110,反而拨通了一个陌生的号码。传说,电话那一头的男人外号”清道夫“,他们游离在法律之外。只要客户出得起钱,他们可以替客户解决任何”麻烦“。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在他拨通电话那一刻,噩梦揭开了序幕。
    罗志成闭上眼睛,耳边响起妻子的声音。
    ”阿成,被我们撞死的女孩才二十三岁,是独生女,她的未婚夫差点断了一条腿。今天是女孩出殡的日子,她的父母拼命打她的未婚夫,拼命大叫,为什么死的不是他。他跪在女孩的灵柩前,一句话都没说。
    “阿成,有一个男人去交警队自首了。男人的妻子带着他们的女儿乞求女孩父母的原谅,希望法庭可以轻判。小姑娘十八九岁的模样,长得清清秀秀。她的母亲要她下跪替父亲求情,她傻呆呆地站在那里,不停地说,她的爸爸开了一辈子出租车,不可能撞人,更不可能撞人之后逃跑。
    ”阿成,自首的男人死了,在拘留所被人捅死了。很多人都说,是受害人的父母雇人干的。阿成,这都是我们造的孽,我们一定会有报应的!
    “阿成,自首的那个男人,他的妻子自杀了,原来她有尿毒症。他们的女儿在医院哭得嗓子都哑了。阿成,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能这样没完没了,不如我们去自首吧!
    ”你不让我去自首,你索性杀了我吧!我一闭上眼睛就听到他们的哭喊声,我再也受不了了,你杀了我吧!我宁愿你一刀捅死我——“
    罗志成猛地睁开眼睛。四年过去了,他以为时间可以冲淡一切,记忆反而越来越清晰。难道只有死亡才能让他获得真正的解脱?
    他坐起身,在抽屉的底层翻找出一张SIM卡,插入手机,按下一串号码,沉声说:”清道夫,能帮我调查一件事吗?“
    一个小时后,沉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罗志成迫不及待地打开房门,惊问:”你怎么自己进来了?“
    中年男子耸耸肩,平淡地说道:”向明丽一直守在大门外,我等得不耐烦,就从后门进来了。“
    ”你认识她——“罗志成沉着脸注视他。
    他不知道男人的名字,只知道他外号”清道夫“,眼中透着戾气,脸上的刀疤更添几分匪气。传说,他一向认钱不认人。
    罗志成讥讽:”我差点忘了,你找向明丽的父亲替我顶罪,又怎么会不认识她!“
    中年男子冷声指责:”你把向明丽和唐骏留在身边是非常不明智的行为。“
    ”你——“罗志成的脸色更难看了。唐骏就是四年前死了未婚妻,又差点断了一条腿的车祸幸存者。他提拔唐骏,照顾向明丽,只想让自己的良心好受一些,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中年男子率先走入卧室,找了一把椅子坐下,指了指手表,示意罗志成不要浪费时间。
    罗志成压着声音说:”昨晚的酒会上,有人伪造潇潇的右手臂,文身和戒指几乎以假乱真。警察正在寻找尸源,我想请你帮我调查,这件事与向明丽或者唐骏有没有关系。如果真是他们在试探我,不要让警察发现,这件事是他们做的。“
    中年男子回答:”我从来不嫌钱多,但罗先生也算我的老主顾了,我奉劝你一句,一动不如一静。你亲眼看到的,林潇潇女士早就灰飞烟灭,断臂与你没有半点关系,你何必多此一举。“
    罗志成用力握紧拳头。他永远不会忘记那天早上,中年男子及他的手下假装家具公司送货员,把林潇潇的尸体以及床垫、地毯等等,凡是可能染上血迹的东西,一股脑儿搬去了郊区的废弃焚化炉。
    透过手机屏幕,他眼睁睁看着妻子被烈火吞噬,化为灰烬。

    精彩鬼故事,请收藏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