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

    夜,月朗星疏。
    然而在古老的森林里,巨大的乔木树冠,犹如黑色的天鹅绒,密密地覆盖住整个世界。原本宁静的森林,突然喧嚣起来,无数已经栖息的鸦雀,被一个陌生人给惊扰,张皇失措地往天上飞起来。
    这个闯入森林的人,是一个约摸二十五六的年轻人,脸上的近视眼镜,显示他是一个颇有学识的人。他满面血污,身上伤痕累累,左手捂着小腹,鲜血不住从指缝间涌出。他跌跌撞撞地往前跑着,仿佛被迫踪的猎物,倏然脚一软,他摔倒在地上,已经没有力气走出森林。
    “我必须出去!”年轻人的右手抓紧了地面上的杂草,锯齿状的锋利草叶,割破了他的手指,年轻人浑然不觉,“我必须把这里的可怕事实揭露出来!我必须出去,家里还有人等着我……优良……”
    年轻人再也没有动弹,就这样躺在森林的草地上。许久,一个俨然鬼魅的血红色身影,缓缓走近年轻人身旁。
    这个血红色身影的相貌非常奇特,他的脸长长的,好像山羊一样,鼻子高耸直挺,上面是一双紫色而无神的双眸。他的表情也很古怪,血红的嘴唇离奇地张大,非笑似笑。最骇人的却是这个人的额头上,竟然长着两只角!他是人吗?不,根本就是传说中的罗刹恶鬼!
    罗刹伸出一只脚,漫不经心地翻动着年轻人的尸体。突然,已经死掉的人,冷不防伸出一只胳膊,死死抓住了罗刹的脚!
    “是你!”
    哇!一只乌鸦受惊,从漆黑的森林里冲向天空,遗落下几根羽毛,飘飘荡荡落下。
    第一章 突然的来信
    夏季的上海郊区,清早雾霭浓重,从一片白茫茫的水汽中,逐渐浮现出一个小巧的人影。她个子不高,大概只有一米五左右,穿着运动装,更加突出了纤瘦的身材。潮湿的水汽打湿了头发,黏在精致的面颊上。她的五官端正精巧,仿佛一个浑然天成的陶瓷娃娃。肌肤白皙细腻,宛如光滑的大理石,鼻子直挺细致,眼眸温柔多情,紧抿的薄薄嘴唇和眉梢上挑的眉毛,却显出她是一个性格刚毅的女性。
    “优良,跑慢点,我都跟不上了!”女孩子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的男子,穿着一身运动服,气喘如牛。
    名为叶优良的女孩子并没有停下脚步,一直跑到一栋房子前才止步,双手扶着膝盖,不住喘气。
    后面的男子过了半晌才追上叶优良,一边大声呼吸一边说道:“优良啊,你不是说身子弱,怎么跑得比我还快!”
    叶优良微笑说道:“肖之若,我哪像你,自从读大学以后就不肯运动。因为我知道自己身体不好,所以才会拼命锻炼,这一年下来,效果可真好,哮喘病不发了,也不会时常犯头昏了。”
    肖之若叹道:“离开了男人的女人,真是坚强独立啊!”
    这句话说完,叶优良脸色陡然大变,喝道:“你不要说下去了!”
    肖之若倏然一怔,便明白自己不小心触及了叶优良的心病,低低地道歉:“对不起,我是无意的。”
    “我明白。”叶优良低沉地说道,她心情并不好,但是总不能因此而低落吧!
    进了房子,叶优良从信箱里拿出了牛奶和信函,一边喝着牛奶,一边看着信函。这里是她在乡下休养的地方,极少人晓得地址,除了一些商业信函和账单外,没有其他信件。然而今天在这些信函里面,夹着一封颜色与众不同的信件,似乎是因为时间久远,导致颜色褪去。叶优良好奇地抽出这封信,瞄了一眼,倏然愣住。
    “咣当!”叶优良手里的牛奶瓶失手落在地上。
    肖之若好奇地看看信函,他瞥了一眼,顿时吓了一跳。看着熟悉的字迹,叶优良不禁泪水夺眶而出,她赶忙擦掉,拆打信函,掏出了信纸,慢慢读了起来:吾爱叶优良, 展信如晤! 受人之邀,我已于近日来到湘西小镇奈落,下榻于有间客栈,老板娘风骚貌美,小优良可不要吃醋啊!不日,我将展开科研调查,搜集当地特有之真菌。据传说,该镇有可怕传说。几十年前爆发大瘟疫,整个镇化为死城。直到文革期间,知青上山下乡,以伐木支援国家,才重新建立此镇。当然,此乃传闻,优良不必担忧。
    珍!
    附上一片当地的枫叶,很漂亮!
    天放
    2015年3月
    落款是一年前的时间。
    这个名叫叶天放的男子,便是叶优良的未婚夫,他是南京农业大学的研究生,暑假期间,说到某处调查菌类。谁料一去之后,便如人间蒸发一样,再也没有音讯。身为未婚妻的叶优良,焦急得不得了,旋即报警。然而似乎由于一些原因,这次叶天放乃是秘密行动,目的地没告诉任何人,即使对叶优良也只是含糊地透露去湖南而已。叶优良几乎崩溃,苦苦寻觅一年,毫无音讯,叶天放可能真的如警方所说,已经在某个深山老林里遇难。叶优良伤心欲绝,但随着时间地推移,有青梅竹马的相伴,她开始慢慢地学着遗忘此事,哪知刚刚有些淡忘,就来了一封旧信,能不让叶优良激动吗?
    叶优良盯着信封,原本因为哮喘而苍白的面颊扬起一团红晕,突然兴奋地叫起来:“他还活着,他还活着。你看,你看,寄信的邮戳是最近一段日子!”
    肖之若断然喝道:“叶优良,你冷静一下。虽然寄信的日子是最近的时间,但是内容却是一年前写的。假若叶天放真的要报平安,应该新写一封信才对。这封信,极有可能是什么人替他寄过来的,或者是被耽搁在邮局,过了一年才寄过来。”
    叶优良颓然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刚刚生起的一丝希望,就让肖之若给残酷地破灭了。肖之若搂着叶优良的肩膀,安慰道:“优良,你应该明白,天放是那么爱你,即使两条腿都断了,他爬也会爬回来的。可是都近一年了,他还没有出现,所以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已经不幸罹难了。”
    “我明白。”叶优良喃喃自语,突然伸手抓紧肖之若的肩膀,说道,“我们去那里找找,现在地址也知道了,不论天放是死是活,我都要过去看看。之若,你一定会陪我过去的吧!”
    肖之若勉强点点头。他与叶优良、叶天放从小一起长大,三个人中,年纪最小。叶天放是叶家的养子,叶优良没有血缘的哥哥。叶优良从小就身体不好,叶天放有义务照顾她。于是长大以后,两人顺理成章订婚。父母决定的婚姻,很多都是不幸福的,幸好叶优良一直喜欢这个哥哥。然而叶优良没有注意到,隔壁那个老是跟在屁股后面的小鬼,已经成长为有着炽热目光的青年了。之前他一直默默地守候叶优良,等到叶天放出事,他突然发现自己有机会了。然而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又叫一份莫名其妙的信函打破。

    精彩鬼故事,请收藏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