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医院的男医生 手术台上我被他褪下病服赤身露体_情感故事

你遇到过女子医院的男医生吗?我想我是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女子医院的男医生了!面对那个女子医院的男医生,我被他的温柔所俘获。面对那个女子医院的男医生,我被他的认真所吸引。面对那个女子医院的男医生,手术台上我被他褪下病服赤身露体......

女子医院的男医生

我第一次见到女子医院的男医生,他戴着眼镜,很斯文的样子。示意我躺在床上之后,我受伤的膝盖便在他的手中随意拿捏着。尽管他很温柔,但疼还是会有,偶尔嘴角一歪“嘶”一声,他便笑笑:“疼啦?”我说:“拜托轻点行吗?”他便又笑起来,好像父亲般宠溺的看着撒娇女儿。

“你的情况需要手术。”他在看了我的片子之后说。

“怎么办?会好疼吧,我怕。”我紧张地抓住了他的胳膊。

他心里大概奇怪我这个25岁的女人,竟然还跟个孩子一样。不过还是耐心给我做了解释,并同时摸了摸我的头说:“别怕,有我在呢。”不知为何,听了他的话后,我莫名的安心下来。

女子医院的男医生

手术安排在一周之后,这期间,这个女子医院的男医生给我的腿按上了夹板,并嘱咐我先好好养着,记得时常冰敷。我说:“可以洗澡吗?”他一笑:“你们女孩子最关心的就是这个,洗澡不碍事,夹板可以拆卸的,但是记得再绑好。”

这一个礼拜,他时不时地会打来慰问电话,虽然我知道只是医生对患者的关心,但是心里还是泛起了一丝丝的甜蜜。

一周之后,我迫不及待地赶到医院,这个女子医院的男医生见到我却黑了脸:“你怎么把夹板拆掉了?”

“我感觉好点了,所以......”面对他,我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弱了下来。

女子医院的男医生

他蹲下来,拿手捏着我的膝盖和小腿,手里一使劲,就把我的小腿给掰了过去。骤然而来的疼痛,让我不由得大叫起来,他却镇定自若,让我躺好,要我把腿放平。他眼角扫了我一眼,很酷地说:“怕疼还随便拆夹板,现在叫这么大声干嘛,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

听到欺负两个字,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如果你欺负我的话,也许我会叫的更加开心!

手术前一系列的检查做完之后,已经是傍晚了,我自己一人孤单坐在病床上等待着手术,尽管医院的饭菜味同嚼蜡,但为了补充能量,我还是一口接一口的吃着。这时候,这个女子医院的男医生进来了,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感觉怎么样?”

“煎熬。”

“放心,有我在呢。”面对他的笑容,听着他安慰的话语,我的深思恍惚起来。

“怎么了?你怎么有点恍惚?”

“头晕。”我带着一丝被拆穿的羞窘,脸红掩饰。

女子医院的男医生

他听到后,将身体靠近我,我能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在我耳边缭绕,也扰乱了我的心弦。忽然间,我感觉到脸蛋一片湿热,原来这个女子医院的男医生迅速在我的脸上轻吻了一下,我脑袋一片空白,傻掉了。

离手术还有两个小时,我一个人让在病房里发呆,只要回想到他那个吻,就脸红心跳。他突然又进来了,我反而变得紧张,直愣愣地盯着他,说不出言语。他似乎也有点尴尬,沉默了一会儿说:“对不起,昨天冒犯了。见到你,我就不由自主了。”

我心里高兴,但还是不知道说什么。他又说:“看来你是生气了,你的手术,我换了经验丰富的老医师为你做。”

“什么?你不能这样害我?”我急了,开始胡言乱语。

“我哪里害你了?”

“你在身边我就安心,换个人,我真怕撑不过去。”我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

女子医院的男医生

他放松下来,突然笑了。“小手术而已,哪里就撑不过去了。”说着这个女子医院的男医生像恋人一样很自然地抱住了我。我也把手放在他宽大的背上,靠着他的胸膛。他突然一下子吻了过来,有点疯狂,像是压抑许久。我被动的承受着疯狂。激吻之后,他又突然放开我,问:“你喜欢我吗?”

喜欢,我斩钉截铁。

住院一周之后,我的腿也好了许多,能下床走路了,我和他几乎每天都腻在一起。

女子医院的男医生

一天半夜,突然好想他,于是打电话过去,他在整理手术室,还没下班。我就下床拐到手术室去见他。手术室灯火通明,他还在认真地整理着各种医疗器械,并没有听见我进来。

“这些事交给护士就行了,干嘛还要你亲自整理。”我突然说了一句。他转过头,温柔一笑,“实习的时候总干这个,习惯了。你怎么又跑出来了,不好好躺着。”

“我想你。”看着他,我认真的说。

“傻瓜,来坐到手术台上,我帮你看看你的腿。”说着就抱我上了手术台。手术台略高,他半蹲着分开我的双腿,查看我的伤口,不知怎的,我觉得浑身燥热起来。

他检查完之后,抬头看我的脸,眼里闪过一丝火光。他伸手朝向我的胸口,领口又像先前一样滑开了,可以看到我白皙的胸部,我以为他要帮我拉上领子,结果他用力一扯,病服一下子被脱掉了,我坚挺的胸部在他面前展露无余。他开始蹂躏它们,或舔或咬,我身上一身奇异的酥麻,禁不住小声呻吟起来。

后来,他将我放倒在手术台上,我们开始缠绵起来,他一改往日的温柔,粗暴地在我身体里横冲直撞,我被他直送上云霄。

女子医院的男医生

完事之后,医疗器械掉落一地,我对他说:“你又要重新整理了。”

自从那次在手术室的缠绵之后,我们就隔三差五半夜在那里爱爱,又紧张又刺激,每次我都能到达天堂。我以为我们能这样一直下去,直到那个雨天的来临。 我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看书,护士拿药过来给我吃,期间她有意无意地说着医院的八卦,我也没有认真听,直到听到他的名字。

女子医院的男医生

“你说他怎么了?”我重新问了一遍。“也没什么,就是他爱人怀孕了,来医院做检查了,听说是双胞胎呢。”

我手里的药从手中脱落,花花绿绿撒了一地。他什么也没有告诉我,他一直在骗我。

外面在下雨,病房里我在哭泣。

第二天,我就出院了,走的时候,他也来了,我没有看他,不知道他什么表情,也不想听他做任何解释。而这个女子医院的男医生也没试图向我解释什么,仿佛我们只是在旅途上碰到的陌生人,为了相互取暖拥抱一夜,第二天,分手告别,不再留恋。

女子医院的男医生

后来我也结婚了,某天,又依稀听到这个女子医院的男医生的传言,他的婚姻是父母包办的,他不爱她,但依然和她生活在一起,后来这个女子医院的男医生发现双胞胎不是自己的骨肉,于是和妻子离了婚,之后离开了这个城市,不知去了哪里。

那天又是一个雨天,我蹲在地上,捂住眼泪。脑子里回响起手术室我和他缠绵的那夜,叮咚破碎之间,手术刀掉满一地。

本文转自网络,由爱邪恶吧(http://www.xieebar.com/)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