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下来舔我的脚 寂寞小姨子与表姐夫大肆欢爱_情感故事

那天晚上我在门外听到老公对表妹说:“跪下来舔我的脚。”那一刻我简直要崩溃了。我不知道老公什么时候和表妹搞在一起的,乡亲父老和我说老公与表妹有一腿我还不相信,如果不是亲耳听到老公对表妹说跪下来舔我的脚,我还一直被蒙在鼓里,我到底怎么办好?

跪下来舔我的脚

我4岁时父亲就病逝了。后来母亲带着我和我妹改嫁。毕竟不是亲生的,虽然继父没有儿女,但对我和我妹一直不冷不热的。那时家里穷,小学5年级我就辍学了,在家帮着大人干点活。16岁时我外出打工。1年后,我认识了我的前夫宏阳。那时我们既是同事,又是老乡,两家离得也就四十多里地,不过他家在山沟里。最初我对他没什么印象,刚认识头一年,我们几乎没怎么说过话。当时我们还有个一起工作的老乡挺喜欢我的,有一次那个男孩给我写了封情书,我不知该怎么办,上班时心神不定。

宏阳看了出来。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想的,把那封信递给了宏阳。宏阳一看笑了:“那小子喜欢你啊!他这么一说,我的脸羞得更红了。之后老乡们一起吃饭,见到那个男孩我就觉得很尴尬。吃过饭回厂的时候,为了躲那个男孩,我就坐在宏阳的自行车上,让他送我。后来宏阳就经常来找我,最初我也没多想什么,就觉得和他是老乡。转眼又过了一年,1994年春节,厂里的其他员工都回家了,只有我和宏阳留了下来。也就在那个春节,身处异乡的我们走到了一起。

后来我们就各自写信告诉家人我们谈恋爱的事,但他们都不同意。我家就我和我妹两个女孩,我爸妈的意思是招个上门女婿,但宏阳家弟兄三个,他最小,父母最疼爱他,他家人担心他入赘到我家会受委屈。那时尽管双方父母都强烈反对,但我们依旧坚持。临近1996年春节的时候,我们回家了,想结婚,可家人还是不同意。当时我们也很执拗,就用自己的钱办了场婚礼。一个月后,我找了辆车把宏阳接到了我家。

跪下来舔我的脚

婚后,我和宏阳的感情一直都挺好,只是他和我爸妈的关系处得不是很融洽,他常在我面前说我爸妈刻薄他,对他很冷淡。其实我爸妈就是那样的性格,对谁都是那样,甚至对我和我妹也是如此。我给宏阳解释,他始终听不进去。1998年2月,女儿出生了。之前我怀孕时,街坊邻居都说一定是个男孩,结果生了个女孩,继父非常失望,宏阳也有些不高兴。后来宏阳就经常吵着要离开我家,让我跟他回他妈家住。那段时间我们经常因为一点琐事就发生口角,我天天掉泪。再后来我们就冷战,谁也不理谁。

女儿半岁时,宏阳说想开个饭店。我不同意,觉得他一个人忙不过来,而我要带孩子,帮不上忙。宏阳说没关系,他雇人。后来我的一个表妹艳雪就来店里帮忙了。虽然饭店就开在我们县城,离我家也不算太远,但平时我很少往饭店跑,偶尔去一趟,待三四个小时就又回家了。半年后,临近春节我去了一趟县城。宏阳在饭店附近租了一间房。那晚我没走,留了下来,把女儿哄睡着后,我就从楼上下来了。

当时我没去饭店,我有一个朋友在饭店对面住,我去找她玩。朋友的嫂子跟我嚼舌根:“你老公不得了,和你妹子早都搞上了,你不知道?虽然朋友的嫂子说得言之凿凿,但我还是不愿相信,我说:“不会吧?朋友的嫂子说:“你现在去,绝对能抓他们个正着。那时已经晚上八九点了,饭店没什么生意,门关着。我推开门,看见宏阳和我表妹艳雪坐在一张床上,俩人正有说有笑地一起泡脚。看我突然闯进来,俩人脸色突变,都愣住了,我转身就离开了饭店。过了一会儿,宏阳也回来了。

跪下来舔我的脚

他没敢看我,低头说了一句话:“你怀疑得对,俺俩就是有关系了。那时马上就要过年了,我不想把事情闹大,就问他想怎么办,日子还过不过。他说:“我再跟你说一次,你要是跟我回我家,咱就继续好好过。你要是不愿意,那你自己想想吧!第二天我就回家了,宏阳到大年三十晚上才回来,待了没一会儿,就又要走,说要去他妈那儿。我不同意,但最终他还是走了。正月初六,一个嫂子让我陪她到县城买点东西。路过饭店时,我发现店门开着。我很生气,问宏阳为什么不回家。他还是原先那句话,问我要不要跟他回他家,之后还告诉了我一个于我而言如晴天霹雳般的事实——艳雪怀孕了。

他说,只要我愿意跟他回家,艳雪的事他会处理得妥妥当当。思虑再三,为了保住婚姻,我妥协了,提议我们在县城买套房子,从家里搬出来,住在县城。听我这么说,宏阳犹豫了,说他考虑考虑。之后我就回家了。正月十五,我抱着女儿和爸妈去赶集,买过东西后我们又一起去了饭店。那时艳雪已经不在了。我以为宏阳真的把她赶走了,心里多少安慰了些。中午在饭店吃过饭后,爸妈先回去了,我和女儿留在了店里。

下午两三点,宏阳说女儿要过生日了,想去给孩子买件衣服。我说不用,过生日人家都会送的。一会儿他又说要去买菜。我没想那么多,就让他去了。谁知,他一去不返,失踪了。那时也没个手机,想联系也联系不上。我不敢离开,从下午两三点,我一直坐在店里等到晚上八九点他还没回来,他明知我平时身上不带钱,饭店的钱柜他又锁了起来。后来我只好带着女儿在朋友的家里借宿了一晚。

跪下来舔我的脚

第二天我拿着借来的钱回家找宏阳,但是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有亲戚过来跟我说,问我和宏阳还过得下去不,如果过不下去了那么就离婚吧。我知道他们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因为艳雪怀孕了想让艳雪赶紧和宏阳结婚。我咬牙切齿地说到!我不同意离婚!找到宏阳他亲口告诉我事情的真相再说!

直到那时,我还很天真地以为,宏阳是带艳雪去打胎了。他家人不跟我说宏阳的去向,于是我就在他家附近一家一家医院地找,结果还是没找到。后来我又在他家住了五六天,宏阳还是没有音信。我只好抱着女儿回了娘家。过了一个月,我终于收到了宏阳托人代转的信,信里他把我们的婚姻走到这一步的原因全推到了我家人的身上,说我爸妈对他怎么怎么不好,怎么怎么冷淡,说我是个好女人,是他对不起我。他离家出走有三四个月,那段时间我们一直写信联系,信里彼此都说了很多,把之前憋在心里的话都吐露了出来。

5月的一天,宏阳他哥来家找我,说婆婆想见孙女了。虽然我和孩子她爸闹成这个样子,但奶奶想见孙女,我不能不让见。于是我抱着女儿就跟着他哥去了他家。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他哥跟我说了实话,其实是宏阳回来了。当时我心里就一颤,再看家门口,宏阳正朝我们这边张望。也不知道为啥,是恨是委屈还是心痛,我突然就觉得身体很不舒服,开始呕吐。

那天宏阳和我说了很多,他说每次我给他回信,艳雪都会抢去看,看了之后他们就吵架。他说,这些日子他也过得很不好,天天喝闷酒,想我,想孩子。他还说,他已经和艳雪断了,希望我们能重新开始。或许是还有感情吧,我原谅了宏阳。那次我没走,就在他家住下了。住了一两个月,我实在住不习惯,就跟宏阳提议一起出去打工。他也同意了。

跪下来舔我的脚

谁知就在我们打算出去的前两天,艳雪突然跑来了,站在宏阳家门外嚷嚷。当时我正在厨房做饭,宏阳让我别生气,别出去,他会把事情解决的。后来宏阳就出了家门,我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两个人就走了,到了晚上六七点,宏阳才回来,他让我放心,说艳雪已经离开了,不会再来纠缠。可谁知他又在骗我,艳雪根本没离开,只是住在了附近的县城。几天后,宏阳的侄女神色慌张地找到宏阳,跟他叽叽咕咕说了些什么后,宏阳就借口要到县城买东西,非要出门。我不让他去。僵持了半天后,我们各自做了让步。宏阳带我和女儿一起去了县城。

可一到县城,宏阳就把我带到了理发店,等美发师帮我洗过头后,他说要出去办点事就走了。这一去又是好几个小时不见踪影。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艳雪在河边嚷着要自杀,宏阳的侄女就是替她带话的,说如果宏阳不去见她,她就跳到河里,一了百了。当时我不知道这些,等我头发修剪完了,他还没回来。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我又想到了那次被他不负责任丢下的情景,于是我没再等他,抱着孩子,含着泪水,一赌气跑回了娘家。

这之后宏阳的家人几次来接我回去。我都没回。后来宏阳又自己晚上偷偷跑来恳求我。折腾了几回后,为了女儿,我又一次原谅了他。我从小就失去了父爱,我不希望女儿和我一样。但宏阳总是让我失望。我一次次原谅他,他一次次伤我的心,和艳雪依旧纠缠不断。最终我的心彻底死了。我向法院起诉离婚,但法院说要调解。我们又去民政局,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让我们再回去考虑考虑。没办法我只好又起诉。那时我是铁了心要离婚。

跪下来舔我的脚

后来我把宏阳约出来说清楚,在谈话的过程中我已经面无表情毫无感觉可言,最后我们一致决定离婚。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最后一笔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段感情就这样结束了,我也没有必要再留恋。我一直都那种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我带着女儿离开了这个城市,可能只有逃离才能让我的心好受一点。

本文转自网络,由爱邪恶吧(http://www.xieebar.com/)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