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雪莲要挑战的不是官员,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评论影片 |

《我不是潘金莲》

李雪莲要挑战的不是官员,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李雪莲要挑战的不是官员,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李雪莲要挑战的不是官员,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影评作者:肖恩恩恩恩肖

2012年加入豆瓣,观影量3419部。本篇评论截止发稿时排在条目热评第7位。

导演徐克是一个技术狂人,几乎每部电影都要在技术上有所创新,他的每部电影都会让你觉得他把华语电影的技术边界又拓宽了。

导演张艺谋是一个视觉狂人,大红灯笼高高挂,金陵十三钗,满城尽带黄金甲,十面埋伏,英雄……视觉冲击力有时候几乎要喧宾夺主,超越主角们的表演成为表达影片讯息的最强元素。

而导演冯小刚呢?我觉得他是一个类型片狂人。在《天下无贼》以前,他基本被大家直接定义为京片子喜剧导演。在那之后,他又拍了古装悲剧《夜宴》,战争片《集结号》,公路爱情片《非诚勿扰》,灾难片《唐山大地震》,历史片《1942》,拐回来拍了一部甲方乙方2.0《私人订制》,而到了2016年,他又拍出一部为女性权益摇旗呐喊的《我不是潘金莲》。

 

李雪莲要挑战的不是官员,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是的,没有听错,一直以来,甚至到了电影宣传期还是我们印象中的直男癌,冯小刚导演,拍了一部,为女性权益摇旗呐喊的政治讽刺喜剧。

这个世界真拧巴。真的。 但这确实是从视觉创意到精神内核都很妙的一部电影。我用“妙”是因为这部电影在剧情上是存在瑕疵的,但是它优秀的地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而是一种创新和超越。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吊儿郎当的优等生,卷面分考了个七八十,不拔尖,但是附加题全做对,而且解法很天才。华语电影在此之前,还真没有这样的。

 

李雪莲要挑战的不是官员,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一)

先分析一下这部电影最奇特的地方,圆形画幅。圆形画幅视觉上美不美?

可以肯定的是,在圆形画幅的衬托下,这个烟雨江南的故事,被拍出了一种古典,隽永的美感,很多画面截图出来恍若孙君的摄影作品。而这又是一个关于女性的电影,所以在这种温柔的笔触里,不知不觉间就多了很多女性的柔美,在这种柔美画面的感染下,观众的心也会变软,无形中又会增加对画中人李雪莲的同情。

李雪莲要挑战的不是官员,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那为什么圆形画幅是美的,而到了北京就要变成方形呢?我在预告片里第一次看到圆形画幅的时候,想到的是这个: 

李雪莲要挑战的不是官员,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苏州园林里大量使用了圆形的门和窗。它们的作用是用一种少即是多的方法,缩小画幅,把眼前大片的风景简化,取其精华。圆形画幅不仅对于构图非常有帮助,这保证了绝大多数画面结构都很和谐,而且画面中的任何一个点距离画幅的边缘,都很近。这就使得圆形画面不适宜拍任何剧烈的动态(因为一有剧烈的动作就跑出画面了),所以整个电影感觉特别的静美,这是一种由和谐带来的静美。 然后就是颜色。苏州园林由于追求一种亭台楼阁,绿树掩映的效果,一般光线都不强,视觉色彩以绿色为主,而绿色本质上是由三原色里的黄和蓝构成的。这种色彩的组合与电影画面非常吻合,不信我们来看。 绿色组:

李雪莲要挑战的不是官员,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蓝色组:

李雪莲要挑战的不是官员,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黄色组:

李雪莲要挑战的不是官员,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发现了吗?这上面9张剧照里的所有颜色,我们都可以从苏州园林的那个门框框里找到。如此神奇。

所以,视觉效果上,这是一个小魔法,我们对于江南有一种潜意识里的园林审美,而我不是潘金莲里用圆形画幅和绿,黄,蓝三种颜色,不断去戳我们潜意识里的审美G点,非常江南。画面中古典韵味很大程度来源于此。或者即使我们没有通过画面联想起江南风光,园林审美作为一种屹立几百年的视觉风格,放到电影里一定是经得起我们的挑剔眼光的。 那么,为什么到了北京就换了方形画幅?

李雪莲要挑战的不是官员,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方形画幅一方面是为了表现北京的秩序,严谨,规则(想想那些方方正正的会议室,整齐划一的倒茶场面),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代表北京的颜色是红色(李雪莲进京的第一个画面就是大红灯笼)。而江南的绿色是由三原色里的黄和蓝组成的,唯独没有三原色里的最后一种颜色,红色。一旦有红色进入圆形的画面,会瞬间破坏我们刚才脑海中的意象,变成不和谐的元素。 以上就是圆形画幅被拍的这么美的秘密。它对叙事也有所影响,在圆形画幅下,几乎没有人脸特写。一旦出现人脸特写,整个画面将全是脸,因为留白太小了。所以整个电影全部戏剧情节都以半身和全身的方式来呈现人物。

李雪莲要挑战的不是官员,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这是一种小人书的呈现方法。与日本漫画讲究分镜不同的是,中国的小人书几乎都是大平面式的呈现。为什么呢?因为小人书不依靠画面的震撼和角度的拟真,靠的是故事本身的起伏和张力。看过的人可能有印象,小人书每翻一页,故事情节就会有一个波动。所以小人书总是让我们觉得故事回味深远,而不会像漫画一样,对某一页的人物特写或者狂拽炫酷的场面念念不忘。

 而又因为小人书故事情节的波动特点,它们总是会选择《三言二拍》这种甚至带着强烈荒唐狗血色彩的故事。我不是潘金莲的故事特点是什么?荒诞。是不是还挺搭的。半身和全身的画面风格不善于表达人物情绪,但善于表达戏剧冲突。当只有李雪莲一个人侧面在画面里的时候,她看起来总是在走向一个远方我们看不见的目标,这就突出了她的奔波,她的追求。比如这样,

李雪莲要挑战的不是官员,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而她和其他人一起站在狭窄的圆框里,则一种天然的对峙,对抗的感觉,仿佛两方代表着各自的立场互不相让,即使不看台词,看站位,也能感受到人物关系和剧情张力。比如这样,

最后,远景还有一个重要作用,突出轮廓,弱化五官,凸现人物。

李雪莲要挑战的不是官员,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范冰冰没有使用特效化妆,所以肤色虽然变了,但五官没变,即使淡妆之下还是精致艳丽的。圆形画幅会更多地使用远景,这样突出她的轮廓而不是她的五官。轮廓可以通过发型,服装的变化很容易的改变,突出容易改变的轮廓,模糊不容易改变的五官,显然这种摄影风格对帮助观众入戏很有帮助。 看这张图,即使都遮住脸,模糊衣服,后面那位一定是美女,因为她舒展的动作,飘散的发丝,玲珑的曲线,柔软材质的衣料,都在你的脑海中提醒你,这是美女。前面那位一定是农村妇女,因为她拘谨的坐姿,粗糙的线条,劳动人民才有的袖套和雨靴,也在脑海中暗示你。这就是轮廓的力量。 对于官员群像的表现也是一样。影片中出现了十几个官员,但即使你把官员们的轮廓全部刷黑,你也知道这是个官。为什么呢?他们的衣服。剧中所有的官员打扮都是一个风格,仿佛一种新式官府,长大衣,材质偏硬的领子,全身藏青色或者黑色,发型都是一丝不苟的保守梳法。这是官员们的轮廓。通过远景的方法,突出了他们的轮廓,强调了他们的共性,而弱化了他们各自不同的长相。减少了我们对十几个角色的记忆负担,也暗示了一件事“他们都是一样的”。 圆形画幅只是个是噱头吗?远远不是。无论是美学还是叙事上,它都是为电影服务的。 

李雪莲要挑战的不是官员,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二) 再来谈剧情。看电影的过程中,每隔十分钟我都要在心里数一下,这到底是讲官场政治多一些,还是女性权益多一些。最后发现,其实这两者讲的还是同一件事,尊严和平等,不分男性女性。 范冰冰演的李雪莲,她到底在纠结什么?她有什么理是过不去的?她一个法律上明明理亏的人,凭什么靠着一股小强一般的韧劲,突破正常的制度,用拦路高官的野蛮方式,一告十年? 首先,李雪莲当然是个法盲,她身上体现的是没有受过充分法律教育的农村妇女身上法律意识的淡薄。法律程序上离了就是真离了,不存在假离婚。她是完全理亏的。我相信她在这十年的过程里,一定已经渐渐意识到了,她在法律上是告不赢的,而且她告了十年的行为,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物质上的好处。 那她为什么还要告?她在争什么理? 

找人帮忙杀人也好,反复告官也好,她要的是一个感情上的支持和肯定。感情上她是站理的,所有没有在感情上支持她的人,一起杀,一起告。 她争的是一个感情上的理,不是法律上的理。她要争的不是法律上自然人的权利,她要争的是身为一个女人在感情上的平等和自尊。她要争的是,她要让所有人达到一个共识,秦玉河对她是感情上的背叛和欺骗,骗她离了这个婚,秦玉河伤害了她,是个禽兽!

李雪莲要挑战的不是官员,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甚至到了后来,秦玉河说她贞操有问题,是潘金莲。这事传遍了全县,李雪莲要争“我不是潘金莲”。当时围观的大叔不想管家务事,息事宁人地说:“雪莲,你走吧,这事说不清楚。” 怎么就说不清楚了?!事实摆在眼前,婚前有性行为和婚后通奸谋杀亲夫,完全不一样好吗?!“我不是潘金莲”我就要说清楚! 所以纠结在李雪莲内心里的,是女性的感情和尊严,纯感性的东西。而我们看看她从男性世界获得的反馈。 李雪莲为了出气,找弟弟和屠夫帮她杀人。整个谈话的实质是,交易。屠夫与李雪莲睡一晚去杀人是否划算,李雪莲帮弟弟买车,为报恩去杀人是否划算。

李雪莲为了讨公道,一路告官,告到北京去。甚至把所有的官员都撤了一遍。但她还是不解气,“我不是潘金莲”这件事,依然没人帮她还一个公道。

李雪莲不想告了,说牛帮她想通了。县长不相信,逼她写一个保证书。保证书进一步挑战了她的尊严,“我写了保证书,不就说明我过去十年是没有道理的?”

李雪莲和赵大头产生了感情。赵大头用强迫的,毫无尊重的方式和她发生了性关系。好在李雪莲对他有感情,就要放弃告状的时候,发现这是一个交易。赵大头也欺骗了她的感情,她的真心和尊严。

最后,前夫秦玉河死了。她的精神支柱塌了,她要自杀。护林员告诉她,“你去对面那片树林自杀,他们护林员是我的死对头。”天啊!还有人想要利用她的死! 难怪李雪莲告了十年也不解气!真的是她无理取闹吗?不,她要的作为一个人,一个女人在情感上的理解和尊严。而整个男性世界,要么骂她,要么烦她,要么怕她,要么利用她,但没有一个人给她平等的理解和尊重,没有一个人去关心她法律以外,道德以内受到的背叛和迫害。要么像屠户和赵大头那样,只认同她的肉体价值,要么像县长市长那样,只是把她视为一个“农村妇女”,一个拖延了十年的,需要解决的问题。他们用居高临下的,线性理性的,知识分子文人式的思维,去看待李雪莲的问题。所以李雪莲的问题,是没有问题,离婚证盖了章,清清楚楚。至于李雪莲是不是潘金莲,他们真的没有人在乎的,只要李雪莲不要再去告状,才是最好。 看似李雪莲要挑战的是官员,不,她要挑战的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李雪莲要挑战的不是官员,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她始终没有得到,所以她纠缠了十年。即使牛都劝得动她别告了,男人劝不动她。谁能给李雪莲一个救赎?我觉得大概是柏万青阿姨吧。 男性那边的情况也一样啊。故事里的男性也面临同性间的平等和尊严问题。

整个社会,机关里,企业里,上级对下级是不是有这样的问题呢?李雪莲的事情,终究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而且判决都是对的,可就因为她告到了首长那里,从市长到县长到法院院长,被不分青红皂白换了个遍。他们作为一个员工,真实的政绩呢?是不是缺乏了一点尊重。下级对上级是不是也有这样的问题?首长明明说,我是来听的,我不想发表讲话,结果还是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下级拱着讲了套话,首长这个时候也是别扭的。一屋子人还拿出笔认认真真记录着。每次画面中出现两个以上男人的时候,总有一个人,能让你看出谁是领导。前一秒钟趾高气扬,下一秒钟点头哈腰。这可能是下级对上级的讨好,但也算不得尊重。 故事的结尾特别精彩。

市长对县长说,我们要体会到老百姓的问题,去帮他们真实地解决问题,而不是只想着抱住自己头顶的乌纱。帮助李雪莲的要义,是不要再把她当做一个“农村妇女”,平等对待她,理解她在感情上需要尊重和支持的需求。最后尾声的时候,已经脱下官服,穿了普通POLO衫的前县长,和李雪莲在北京相遇了。前县长不再急着解决李雪莲的“问题”,他们像老友一样,坐在桌子的两侧,李雪莲终于把全篇都没有人能撬开嘴的秘密和盘托出。千帆过尽,平等和理解终于发生了。一个紧紧闭合又坚硬无比的贝壳打开了。

这是整个电影的魔力一刻。

李雪莲要挑战的不是官员,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我不赞同表演是电影的短板,整个电影的表演是精彩的。通过远景的方法,所有的官员都是去个性化的,区分度反而不高,这是导演的刻意为之。大鹏和张译比较出彩。大鹏领到了一个全篇最搞笑的桥段,而张译饰演的投机主义者贾聪明,区分度最高,急于领功的样子也是惟妙惟肖。范冰冰饰演的李雪莲,对得起自己演员的称号,但是离一名杰出的演员还有距离。

李雪莲好演吗?我觉得难度非常高。一个女人如果不够美,不可能被叫成潘金莲。可是只要稍微把李雪莲往美了打扮,观众又会倒吸一口冷气“啊!这不是范冰冰吗?”范冰冰不用演,大家都会觉得她是潘金莲,可是冯小刚就是要让一个最像潘金莲的人张口说出“我不是潘金莲”。我觉得这是他选范冰冰的最大用意。不是说冯小刚要挑战自己,而是这个选择是最契合影片主旨的。一位李雪莲,即使是艳丽如范冰冰,只要她公道在理,没有婚后通奸,谋杀亲夫,她就不该被泼脏水,大家就都欠她一句“你不是潘金莲”。

李雪莲要挑战的不是官员,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范冰冰的完成度实际上是很高的,尤其是第一次拦车,边说边有泪珠直接滴落下来,以及发现赵大头利用她,第二次遭遇情感背叛两场戏很出彩,她在戏剧的关键时点上功课是交足的。她的问题在于表情的细微控制能力上,自信满满的女明星和苦大仇深不被理解的农村妇女是有差别的。有一些特写镜头里感觉她确实注意到了,但她没有全篇hold住这个状态。还要继续努力。 夸了一大通,讲一句bug到底在哪。整个电影视觉,剧情,表演都没问题,可是差了一点,就是刻意感重了。李雪莲需要感情上的理解和支持,可是通篇怎么只有她一个女性?(除了大鹏一言不发的妻子)女性是在这个故事里最能够理解李雪莲处境的人,可是李雪莲没有闺蜜,没有父母,没有女性亲属(居然所有的亲戚都是男的),官员队伍里也一样,一些大场面里能看出,是有女性官员的,但李雪莲同学一位女领导也没有遇上。一群直男,为了解决她的心结,傻傻地猜啊猜啊,就是猜不到。本文来自豆瓣网友肖恩恩恩恩肖的影评

并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肖恩恩恩恩肖的瓜子社(Sean_lalala)

 - END -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豆瓣立场

李雪莲要挑战的不是官员,是整个男性世界看待她的方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