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点滴太诱人 在酒精的支配下她高呼宝贝你很厉害_情感故事

其实作为男人来说我算是很失败的了,毕竟我总是被欲望的点滴支配着,不懂得怎么去爱人不懂得怎么去承担责任。如果让我重新再来的话,我一定不会夺走她的初夜令到她这么痛苦,但是那晚在酒精的作用下,男人最原始的欲望迸发出来,这些欲望的点滴一旦积蓄起来就会像洪水一样,挡也挡不住。

欲望的点滴太诱人

当年,“小龙女事件出来后,成龙在为自己辩解时,说了一句,“我只不过犯了一个天底下男人都会犯的错。此言一出,一片哗然,尤以女性反应最为强烈,因为她们不理解,他为什么就管不了自己的那一点点欲望呢。成龙的错误,我可以理解,因为我曾经犯了和他同样的错误。只是男人是要为率“性付出代价的,成龙因为“小龙女事件遭遇了成名后最严重的名誉危机,而我却为一时的冲动付出了一生的幸福,因为每个成年人都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一个男人可以以各种理由为自己的“出轨辩解,但是他必须承担贪欢之后的所有后果。

从小,我便是一个心气很高的孩子,一直渴望超越自己的生活。我学习一直很刻苦,希望有一天,可以通过读书走出那个嘈杂的大院,拥有一片更广阔的天空。每个人都渴望“心想事成,可人生之中最多的却是“心想事不成。1989年,我高考落榜了。这个沉重的打击让我整整两个月没有走出家门。我的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们知道我性格中有太多偏执的成分,他们深怕我想不开而有什么闪失。

第二年春天,我去了遥远的湖北当兵,崭新的军营生活让我充满了种种好奇,我曾经低落的情绪渐渐好转起来,也彻底走出了高考失利的阴影。在部队里,我表现得很积极,希望将来能有所作为。我到了部队不久,父母亲便开始张罗着给我介绍对象,他们隔三差五地给我寄来一些女孩子的照片。说实话,有些女孩子的条件非常出色,可是我始终不来电。我是一个比较感性的男人,对爱情的期望值很高,我想像中的爱情非常浪漫与甜蜜,绝不是这种老套的“媒妁之言。

欲望的点滴太诱人

1991年春节,参军后,我第一次回徐州探亲。久别重逢,父母亲的喜悦可以想像,他们每天变着法地给我做好吃的,似乎要把这一年多的亏空给我补上,而我十分感动。在悉心呵护我的同时,父母亲有个强烈的心愿,便是在我探亲期间,能把我的终身大事给解决了。不久,一个叫小芳的女孩子被我的父母相中了。虽然有着种种不情愿,但最终出于一种孝心,我还是去和小芳见了面。那天晚上,小芳留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一般,没有在我心中掀起丝毫的波澜。我以为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可是没想到,小芳却对我非常满意。两天后,在父母的安排下,小芳便来我家做客了。

那天,我不忍拂了父母的好意,同时,出于一种礼貌,尽量找些话来说,小芳望向我的眼神却总是很缠绵。以后,小芳成了我家的座上客。我的父母为了让我接受小芳,总是尽量给我们制造独处的机会。应该讲,小芳是一个挺不错的女孩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始终没有动心的感觉。我和小芳不冷不淡地交往了一个月,转眼间,我的探亲假就要结束了。临行的那几天,亲朋好友纷纷设宴为我送行,在父母的授意下,每每此时,小芳都以我女朋友的身份相伴左右。在别人对我和小芳的祝福声中,我只能苦笑着,因为我无法辩解。或许心情不舒畅,加上与父母离别在即,那几日,我常常烂醉如泥。

一天晚上,一个儿时的伙伴请我过去喝酒,而我自然又是一番大醉。夜深了,小芳送我回家。回到家后,父母已经睡了,小芳将我送到了我的房间。我躺在了床上,迷迷糊糊之中,小芳在用热毛巾为我揩面。揩完面后,她试图托起我的身体,帮我把外套脱掉,可是我太重了,她不仅没有搬动我,反而因为用力过猛,跌落在我的身体上。

欲望的点滴太诱人

一时间,我只感到一股温热的女性气息扑面而来,这来自异性的体味,激起我体内强烈的化学反应,我不禁拥住了她的身体。我的手本能地在她的身体上游走,我寻找着、渴望着,当我的身体饱涨至似要裂开时,我急不可待地将她压在了我的身下。第二天,我从刺眼的阳光中醒来,凌乱的床铺以及床单上的一抹嫣红在提醒着我昨晚发生的一切。屋外传来父母与小芳的对话声,他们的声音里有着达成心愿的喜悦,可我却心乱如麻,因为我知道昨晚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出于一个男人的欲望,而非爱情。我在屋内呆坐了很久很久,因为我不知道如何面对小芳。

两天后,我坐上了返回湖北的火车,临行前,小芳那深情款款的目光,给了我无尽的压力,我知道这个女人当了真。一路上,我愁绪满腹。最后,我只能寄希望时空的距离能够冷却小芳对我的热情。可是一个月后,我接到了小芳的来信,她在信中说,她怀孕了,希望我们能尽快结婚。我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我知道在这件事情上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我实在无法去面对一场没有爱情的婚姻。

为了避免以后的悲剧,思前虑后,我决定对小芳实话实说。我给小芳写了一封信,我告诉她,我不爱她,希望她能够放弃这个孩子,也希望她能够原谅我。一个多星期后,小芳再次来信了,她在信中告诉我,她已经搬到我家里去住了,她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并明确表示,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欲望的点滴太诱人

但我很不喜欢小芳这样的做法,我觉得这样做是威胁我,但是我没有办法去阻止她,因为我根本不想面对不想负责任。我知道自己这么做不是男人的所为,但是我真的没有勇气去和一个女人组建家庭。我试图去说服小芳把孩子打掉,但是她却不听我的劝告。

几个月后,小芳诞下了一个女儿。当父母在电话中告诉我这一消息时,我心中如打翻了五味瓶子,说不清的滋味,不知道是该为此高兴,还是该为此难过。以后,有数次探亲的机会,我都放弃了,因为我不愿意面对小芳。可是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两年后,我退伍了。带着对未来的万般惶惑,我回到了徐州。走进家门时,小芳正在院中洗衣服,一个女孩正蹲在盆边玩水。听到动静,小芳抬起了头,看到我,一时间,泪水从她的眼中夺眶而出,我不知道该作何安慰,只能傻傻地站着。

女孩不知道妈妈为什么哭了,有些惧意地看看我,又看看小芳,从她的眉眼之间,我看到了我和小芳的影子。小芳擦了擦眼泪,将女孩抱起,走到我身边,对我说,“这是静静,我们的女儿。我默默地将静静接过来,心中有着瞬间的恍惚,因为我对自己父亲的身份还有着太多的陌生感。我和小芳开始了一个屋檐下的生活,父母非常高兴,觉着我们一家三口团聚了,可是我心中却有着说不出的别扭,因为我不爱小芳。小芳对我、对我的家人很好,她是一个温柔、贤淑的女人,可是无论她怎样的优秀,我始终无法爱上她,或许我们之间没有那种缘分。

三个月后,我落实了工作,于是,小芳向我提出,我们能否去登记结婚。小芳的要求让我勃然大怒,我大喊大叫道,“你以为你把孩子生下来,我就会和你结婚吗?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永远都不会和你结婚的。小芳哭了,大概她没有想到我对她这么反感。我以为我不给小芳希望,她就会彻底死心。可是没想到,小芳却有着她的执着,因为她也有她的想法,孩子都已经为我生了,她已经没有颜面再去开始什么新的生活了。

欲望的点滴太诱人

在种种的不和谐中,我和小芳继续着我们不正常的生活。曾经小芳对我很好,可是当我残酷地熄灭她心中仅有的希望后,她对我也日渐冷漠。我和小芳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我们没有交流,没有彼此的体恤,有的只是争吵和无休止的冷战。小芳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女儿的身上,而我则经常在外面喝得烂醉如泥,试图用酒精来麻痹自己的痛苦。

几年后,我又一次为我的率“性付出了代价,小芳再次怀孕了。我让小芳打掉这个孩子,可是小芳坚决不同意,这些年来,我们都学会了如何折磨对方。我不喜欢的事情,小芳总会积极地去做,看到我痛苦,她就会有种报复的快感,而我亦如此。我常常在想,如果没有那一夜,我和小芳的生活该不会如此糟糕吧,可是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2001年,我再次向小芳提出分手。或许这十年间,我们彼此有过太多的伤害,小芳也决定放弃了。因为不曾办过登记手续,我们所谓的“离婚,只是私下签个协议。我名下有一套价值20万元的房子,小芳提出过户给她,否则,她不在协议上签字。为了彻底和她了断,同时,也是出于一种补偿心理,我同意了。两个女儿,跟小芳生活,我提供生活费。我带着满身的伤痕与满心的疲惫,离开了那个家。我租下一套房子,开始了新的生活。只是夜深人静之时,想到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就这样消耗于一场没有意义的感情之中,我心中一阵怅然。

欲望的点滴太诱人

我每天都靠着酒精来过日子,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内心会有这样子的想法,为什么我就是不想和小芳结婚,其实我也不是很懂我自己!我只知道我总是被欲望支配着,只要能够解决我的生理问题,结不结婚我觉得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知道自己这样很人渣,但是无所谓,我快乐就行。

本文转自网络,由爱邪恶吧(http://www.xieebar.com/)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