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床保姆 嫁给我后却半夜悄悄爬进别人的被窝_情感故事

你家聘用过陪床保姆吗?我家便聘用过陪床保姆。只是我万万没想到,这个陪床保姆却给我造成了难以忘记的伤痕。这个陪床保姆成为了我的女人,但就在嫁给我后,这个陪床保姆却在半夜悄悄爬进别人的被窝!发现陪床保姆与男人赤露欢缠的那一刻,我......

陪床保姆

母亲因为车祸瘫痪在床,兄弟姐妹商量了一下,从老家找来了个女孩照顾她,顺便也可以管管我和父亲的生活。

那女孩就是玉珍,个子不高,皮肤很粗糙,却有双又黑又亮的眼睛,透出一股灵气,再寒碜的衣服都掩示不住。她17岁,据说成绩很好,但没有考上大学。而这便是她成为陪床保姆的开端。

玉珍家里有5个孩子,她老三,上面两个姐姐下面两个弟弟,家境贫寒,我们家在城市只属于普通人家,但生活却让她非常震惊。看得出她是个很灵巧的人,很快就学会了用高压锅、电饭煲,做事也很勤快。每天给母亲擦身子。母亲有点胖,我一个人都搬不动,玉珍却能轻松地帮她翻身,让我惊讶不已。

陪床保姆

玉珍每天工作很忙,晚上还坚持学习,在一起生活久了,我越来越对她刮目相看,她不爱说话,但绝对有思想。在城里呆久了,她身上的土气渐渐消失,有次我一个朋友来家里,根本没看出她是农村人,对她很有兴趣,想追她,知道她是个保姆才作罢。可是被他这么一说,倒让我看她的眼光有了很大变化,我想把她从保姆变成陪床保姆,甚至自己的妻子

我的心思被母亲看出来了,她对我说:“玉珍是个好姑娘,但你未必配得上。”当时我觉得母亲的话有些奇怪,我一城里人,怎么会配不上她呢。

陪床保姆

那年,母亲过世。办完丧事后,玉珍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我走过去问:“你愿意留下来吗?”她抬头看着我,“我想跟你结婚。”我说。她有点惊讶,但很快平静下来,“哦”了一声。我有点着急,说:“你要是同意,我就跟他们说;不同意,就当我没说吧。”她低头想了一会,说:“你问问他们吧。”

很久后回想我们结婚的过程,仿佛是没有经过恋爱的。或者说,一直是我在单恋她,又自以为是地当成她肯定喜欢我,所以才有了这场婚姻。

我宣布要跟玉珍结婚,家里人全反对。姐姐更是指着玉珍的鼻子大骂,说她开始就不安好心,想攀高枝。她一声没吭,连眼泪都没有流。就这样,我终于有了陪床保姆,并和她结婚。

结婚后,玉珍白天在外辛苦工作,回家后仍然包下全部家务,晚上还坚持学习,当时她已经没条件考正规大学了,只能参加自学考试。一年考四门,就算怀孕生小孩也没有拉下。

她选的是法律专业,有的课程特别难,她考了很多次都没有过,却从没听她喊过累。我的家人改变了态度,对她好起来。她仍不卑不亢。很多年来,我以为她就是这样淡淡的个性,到后来我才知道,她其实只是看不起我,不想与我过多交流,嫁给我只因当时她没有更好的选择。也许在她看来,她在我家的地位,一直就是陪床保姆罢了。

陪床保姆

经过学习,她通过司法考试,有了律师资格,开始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而我却因为单位破产失业了。我并不很着急,平时早晚接送女儿,打点小麻将,偶尔帮开的士的朋友开开车,再加上家里人补贴一点,日子也过得逍遥。玉珍并没表示出不满,不管工作多忙都会买菜做饭,我很感动。很多次觉得自己当时看中这个住家保姆十分明智。

有天半夜醒来,发现她躲在卫生间讲电话,虽然听不清,但感觉非常暧昧。我怒气冲天,用力敲门。她出来了,表情很难看。我说:“这么晚了你跟谁打电话。”“朋友。”她看了我一眼,往卧室走。我跟上去,一把抢过她的手机,她指着我厉声说:“姓王的,你要是敢拨过去我就跟你离婚!”我按键的手一下子停在那里,呆住了。

陪床保姆

结婚这么多年,我从没见她这样大声说过话。“那你跟他什么关系?”我的口气软下来。“朋友。”她很不耐烦,抢过手机,就上床睡了。我坐在床上,看她的背部,突然有些恐惧。觉得她会离开我,又觉得我好像从来不认识这个人。

没过多久,她还是提出离婚。她很平静地对我说:“我这么辛苦,这么努力,不是想过这种生活的。”“就算不考虑我,你也不考虑女儿吗?”我还试图挽回。“我会付足够的赡养费。”她显然已经想过了。我很痛心,甚至有种被利用被欺骗的感觉。她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说:“这些年,我没有白吃你的。”“你就算计得这么清楚吗?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会有这一天?”我吼道。她顿了顿,说:“我不知道,没有机会我就会一直那样过下去,现在有了机会,为什么不抓住?”

陪床保姆

听说我们要离婚,家里人又来反对,有的劝我不签字,或是要她再给赔偿金,我还是没听。我已经明白母亲当初的话了,玉珍是那种对生活充满构想的人,而且付诸行动,与我这种甘心平庸的人是不一样的。毕竟她照顾了我这么多年,还为我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我不想跟她成为冤家。

后来,我在一家物业公司找到工作。玉珍每月按时送500块钱过来,再把女儿接出去玩玩。地位不同了,她看上去就是个标准白领,高雅又时髦。开始她只跟我客套几句,渐渐话却多起来,甚至发几句工作上的牢骚。

今年9月,她突然打来电话,要我赶过去。原来是她的同居男友把家里洗劫一空,她一个人坐在空落落的房里落泪。那是我第一次见她哭,第一次让我感受到她的脆弱。这个陪床保姆,第一次让我有了心痛的感觉。那晚,我要她跟我回家,她答应了,快到时又打了退堂鼓,很歉意地对我说:“好不容易走出来了,真的不想再回去,对不起。”我点点头,那一刻,我知道她是真的回不来了。

陪床保姆

她可能在男女关系上吃了很多亏,时常郁郁寡欢,再加上她对生活的要求高,压力本来就已经很大了,所以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老很多。去年我结婚了,对方也离过婚,两人都受过感情的伤害,彼此很珍惜、相处得不错。玉珍仍然独身一人。有次我问她以后有什么打算,她苦笑着说:“鱼与熊掌不能兼得。”鱼指什么,熊掌又指什么?我不太清楚。

有追求,也并不无情;会算计,却不至于冷血。她的分寸,让我无法恨她;她的理性,也让我相信,她也许真的很难遇到一份完满的感情。希望我的陪床保姆,可以收获自己的感情。

本文转自网络,由爱邪恶吧(http://www.xieebar.com/)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