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神奇动物在哪里》纯粹当娱乐片看?大错特错!

作者 | 杜佳骏

早些时候,在看完《神奇动物在哪里》的试映后,我写了一篇小文(口碑爆炸的《神奇动物在哪里》,能成为提振中国电影市场的灵丹妙药吗?)。文章认为,《神奇》如若说“好评如潮”,主要是靠哈利波特的【情怀】兴许还有【小雀斑】的影响力,可能【特效】也算吧。

其他的光从片子本身来看,真心没让我觉得有多惊艳,就文中讲的罗琳的【成熟与转变】有点儿意思。所以,当时以一个哈迷的身份来说,我对影片本身的或好或坏,不置可否。因为这次故事套路很不一样,光一部看不大出来,到底好坏还是要看罗琳怎么来下五部电影这盘棋,怎么布局。我更多地是注意到两个系列之间的异同与罗琳的变化。

现在距公映已经好几天了,国内的影评氛围也都发酵得差不多了。要么是因情怀给了高分,要么是不屑于烂俗的套路给了低分。但其实这部电影远没有那么简单,今天我就来和大家聊聊不一样而有趣的东西。

你把《神奇动物在哪里》纯粹当娱乐片看?大错特错!

参与了哈利波特全系列拍摄的Craig在采访当中说到,《神奇》与哈利波特有着共同的前提——魔法世界对于麻瓜世界是不可见的,是恐惧被曝光的。

而这两个世界的对抗关系在《神奇》当中无疑更为紧张与直接了。也正如之前所说,这部片子最为精彩的就是以这样的魔法方式来讲述不同群体之间的对抗。

你把《神奇动物在哪里》纯粹当娱乐片看?大错特错!

那么再教大家玩个换词小游戏。如果我们把影片中的“wizards”(巫师)换成“gays”、“the black”、“the female”、“the disable”,你会发现什么?片中的人物对抗冲突关系依然存在,这样的逻辑依然成立。

当我们把词儿换成“gay”的时候,发现gay是怕被曝光的,怕暴露在异性恋的世界里,因为他们也有可能遭遇像小女孩口中吟唱的那些酷刑与遭遇。这些都可以映射到现实世界。

不由想到J.K.罗琳曾透露会在后续电影里揭晓邓布利多同志的身份。

你把《神奇动物在哪里》纯粹当娱乐片看?大错特错!

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

 

那我们再换成“the female”或者“the black”呢?

片中MACUSA的主席是一个女人,塞拉菲娜·皮克科瑞。塞拉菲娜是北美巫师界最强大的女巫,在神奇动物失控,魔法世界面临被暴露的危机时,是她拥有最高决定权,最后为美国巫师界做出了选择,而她的扮演者卡门·艾乔戈还是位黑人女性。

卡门在采访中说自己为作为有色人种而能够在这部片子里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感到非常骄傲。这一角色绝不是一个肤浅的、可有可无的角色,她对故事发展起着重要作用。要是你细心的话会发现,在魔法部的集会的那大厅里,有着平常少见的很多黄色、黑色面孔。

“每个人都会和别人有着不一样的地方,而我们需要去理解这些不一样。电影想要传达给我们一些特定的信息。我觉得所有的观众也都希望能在屏幕上看见‘他们自己’。”

你把《神奇动物在哪里》纯粹当娱乐片看?大错特错!

1926年美国魔法师国会主席

 

除此之外,你还会注意到夹在两个群体之间的麻瓜,雅各布·科瓦尔斯基。

他是这两个世界的联系的纽带,一开始恐惧、想要逃离,但在慢慢了解到这个魔法世界的神奇之后,被其所惊艳,然后加入到了冒险小分队,甚至到了最后都不想回到麻瓜界。这样的转变过程正如现实世界里人类所应遵循的“不解——恐惧——了解——和平”的认知过程。

正如雅各布的扮演者丹说,“雅各布是观众们的眼睛”。

你把《神奇动物在哪里》纯粹当娱乐片看?大错特错!

谈到电影和社会现实甚至政治意图的关系,我们就再来讲深讲远一点。其实这类电影有很多。

比如《密西西比的鬼魂》就直接反映了美国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种族问题和政治运动。再早一点,葛丽泰·嘉宝出演的《异国鸳鸯》也非常有趣。嘉宝在本片中扮演一名苏俄高级特使妮诺契卡,奉派前往巴黎完成任务。妮诺契卡是个没有人性温情的冷血女干部,满脑子都是苏联政治意识形态的那一套。

男主角茂文.道格拉斯则是当地巴黎社交圈有名的花花公子,一副“糜烂”的资本主义家做派。面对道格拉斯的追求,妮诺契卡最初的反应是“我不把你的轻浮归咎于你个人,因为你是这个行将就木文化的不幸产物。”但最后还是禁不住“资产阶级的含情脉脉”,和道格拉斯过上了社会主义所痛斥的荒淫生活。

这部电影出品于1939年,恰值二战期间,自然反映了当时美国政府对苏联的态度,嘲弄苏联激进的理想主义和不切实际。电影毫无疑问完全可以被政府利用来作为意识形态传播的媒介,但从电影自身出发,为什么电影会和政治文化纠缠不清?

你把《神奇动物在哪里》纯粹当娱乐片看?大错特错!

异国鸳鸯

丹尼尔·富兰克林(Daniel P. Franklin)在他的《政治与电影:美国电影中的政治文化》中说过,由于故事片的投资巨大,故事片的生产往往是顺应市场需求而不是引领市场,因此影片内容往往是强化已经存在的大众观点或行为。

这也一定程度回答了国内部分影评人的问题,就让魔法故事停留在童话世界不可以吗?可以,当然可以,但它会受限。

就拿我来说,如若《神奇动物》还是哈利波特那样的魔法大冒险的童话,凭着情怀我还是会去消费,但我不会消费五部,也不会所有人都和我一样是个哈迷。所以剩余的IP价值会慢慢被榨干,它只好顺应市场,自我进化。当然,社会现实的反应和政治意图的透露在这里还仅仅是一个开端并且只是一丝丝元素。

已故著名电影研究大家安德鲁·萨里斯(Andrew Sarris)也支持这种经济决定论,认为故事片如此大的投入使其只能按照社会要求的政治基调来反应现实。这也是为什么我之前的文章里说过冯小刚这次在《潘金莲》当中欲讲政治的企图有些幼稚。(详情请移步之前的推送:其实李雪莲并不是主角,那28个男人才是)

不同对象但相同政治主题与题材的、又真正能够反应中国的政治脉络的电影其实也有,《芙蓉镇》就还不错。但个人认为,作为影像艺术,想要反应确切政治,确实是不大容易的。

你把《神奇动物在哪里》纯粹当娱乐片看?大错特错!

芙蓉镇

突然想到一件“无关”的小事,和大家分享分享。

朋友看完电影后和我聊小反派克雷登斯·拜尔本,觉得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哈利波特就是单纯的正邪对抗,但这次不那么纯粹了。

的确,这是社会复杂性的体现,也是罗琳笔下的角色开始有了更深的含义和复杂性,不管是因为之前被虐待还是后来被欺骗,克雷登斯都是社会外部力量造成的内心转变、压抑与爆发,他象征着社会当中没有选择权的牺牲品。

后来朋友问我,“影片最后黑化后的克雷登斯差点儿就回头是岸了,要是后来不被攻击,就可以不被消灭了吧?” 我问,“想听真话还是童话?”。“真话吧。”“不可以,也不可能。”因为他具有不确定性(uncertainty)。对于当权者来说,社会稳定永远放在第一位,远在公平正义、爱与和平的前面。大俗话就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就到这儿吧,展开说可累了。反正政治可有意思了,有什么想法的敬请评论留言,一起讨论交流。

你把《神奇动物在哪里》纯粹当娱乐片看?大错特错!

视频|《奇爱博士讲电影》又更新啦!《爱情,会不会有三角》情动上线,带你品味银幕上的爱情故事,研习这个人际关系中的无解题。

你把《神奇动物在哪里》纯粹当娱乐片看?大错特错!

推荐 | 欢迎长按尾标二维码,“后浪书城”优惠购买各种电影图书;点击“阅读原文”,收听葛格在喜马拉雅电台为大家带来的本周影讯语音播报。“文慧园路三号”公号有偿向各位电影达人约稿。详情见:求贤。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