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衣服

    城市的夜晚总是无比的忙碌,笔直宽敞的大马路上车流湍急,就好像这座城市里的人一样不知疲倦,五彩缤纷的霓虹灯点缀在城市的四面八方,将城市点亮。不过灯光下总有不能将光的污秽,在黑暗的角落里,在无人的荒地中,游荡者一群本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的无家可归者。他们在这里忍受着无比痛苦的煎熬,苦苦期待着替代者的闯入。
    李明,五年前来到这座城市,一个仍然怀揣着梦想和期望的年青人。城市中对他这样的人的称呼不断的在改变着。从最开始有些侮辱色彩的农民工到后来听起来不那么刺耳的进城务工者,再到现在变得高大上的产业工人。
    午夜十一点,城市边缘地段的工业园区仍然灯火辉煌,车间里的工人们仍然在不断的赶着工,疲倦写在每一个人的脸上,若不是台湾老板强行要求明天之前这批货必须要完成,他们也不必如此。
    “啊,终于搞定了,资本家真不是东西,一个比一个黑。”前段的老王夸张的伸着懒腰,歪过头来看着脸上还挂着汗水的李明抱怨道。
    “是啊,幸亏有夜班车,不然还不知道怎么回去呢。”李明也庆幸着城市里交通的发达,有些公交车开到午夜十二点。
    “谁让你不住厂里的,要我说你这样也太不方便了,这天天赶来赶去的多累人!”老王已到中年,有儿有女,还有双亲,身上的压力十分的大,自然不会去浪费钱去租房子住。
    李明还年轻,每天在工厂里令人窒息的氛围中待十几个小时不发泄的话谁也受不了,所以他选择离工业园区比较近的一个城中村中租住,这里虽然破旧,但是里面的低端的娱乐设施一应俱全,特别是还有他这种血气方刚的单身男青年需要的地方。
    放工回宿舍休息的工友们鱼贯走出厂房进入宿舍,而李明却和他们相反向厂门口走去。已经到了十月中旬,晚上的气温降到了十五度左右,一阵微风吹过,李明打了一个激灵,不由得裹紧了身上深蓝色的工服。
    “奇怪,怎么感觉跟冬天到了一样。”李明撇了撇嘴,走出了厂门口,摸出了口袋中的烟垫上,可是一脸按了十来下打火机就是点不着火,气的李明恨不得砸了它。
    夜班车一般二十分钟一趟,李明走到了空无一人的站台旁边摸出手机,十一点二十八,也就是说两分钟后十一路公交车就会过来。
    站台周边空无一人,沿着惨白的路灯一路看去,一辆车都没有,四周静的出奇,平时怎么说也有几个人跟他一起等车的,不知道是不是还在加班。
    就在李明胡思乱想的时候,口袋里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铃音。声音在这空旷的环境中传出去老远,短信来了。
    想的出神的李明被着突然的声音吓一大跳,心脏剧烈的跳了几下。“尼玛,谁半夜发短信。”尽管非常不满,他还是习惯性的拿起了手机查看起来。
    屏幕闪烁着幽幽的暗光,这是一个陌生号码。李明这个人有个习惯,每个熟悉的人的电话号码他都会备注,有些亲密的好会设置头像,而这个短信显示的只是一串数字。
    打开短信,很短,一共只有六个字:“我想要你的皮”。李明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要我的皮?
    “神经病!”李明心比较大,根本不在乎,直接删除,嘴里还嘟囔了几句。
    车来了,李明赶紧招手,深怕司机以为没有人一下子窜过去。不过还好,司机看到了李明,稳稳的停了下来。
    车厢除了司机以外空无一人,李明随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这里可惜欣赏一下城市的夜景,虽然这段路外荒凉的很。
    疲倦涌上了李明的脑袋,不知不觉之间眼皮似乎有千斤重,刚坐下来没几分钟便沉沉睡去。
    “哐当,哐当。”这一段坑坑洼洼的路让公交车好像是在大海中漂泊的船一样,上下起伏,震醒了睡熟的李明。
    “砰”一声闷响,李明的脑袋撞在了车玻璃上,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刚想咒骂几句,一股寒意从头到脚贯彻了他的身体。
    “什么东西!”李明心里大声叫喊,身体已经有些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他看见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影子在车窗外一闪而过。
    李明没什么兴趣看恐怖小说,所以对鬼神这些东西一般都不怎么相信。他不断的揉着眼睛,鼓起勇气又车窗外看了一眼,果然,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真的是我看错了吗?”李明心里面还责怪自己胆子有些小,可能那只是树影子而已,自己心脏差点蹦出来。
    车厢里面只有李明和司机两个人,除了公交车在不平的道路上行驶发出的哐当哐当的声音之外,安静的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可以听到,十月末了,气温本来就降了许多,又到了半夜,更是刮起了风,呼呼的,窗户都有些摇动了。
    经过刚才的一波小插曲,李明睡意全无,现在只想着如何回到他自己的宿舍,洗一个热水澡,将今天的疲劳与惊吓全部祛除。
    “黄柳树站到了,请乘客依次排队下车……”车上的广播已经开车报站,黄柳树站正是李明租住的宿舍所在的城中村,李明一个激灵,赶紧站了起来,抬头望去,依稀可以看见城中村的点点灯光。
    车停了,可是等了将近30秒还是没有开门,李明刚准备询问司机,驾驶室的位置却传来了声音。
    声音有些沙哑,像是喉咙处卡着一口什么东西一样,说不出的怪异。
    “往前走,不要回头。”难听的嗓音说出了让人毛骨悚人的话,李明很想直接冲到司机面前问问这句话的原因,可是司机的相貌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铁青色的胎记从眼角一直延续到了嘴边,整个左半边脸都是这种恐怖的青色,今天他已经受了不少刺激了。
    “嘭”,门开了,扑面而来的冷风让李明打了一个激灵,不过车上的怪异氛围还是让他选择立刻离开。
    不远处的灯光好像再跟李明挥舞着手,给他指明通向家的路,只是今天这灯光亮的有些不自然,就像小时候家里一百瓦白炽灯发出的惨白的光,那种灯泡在城市里很少见,就算是城中村也是一样。
    为了赚钱,已经很久没有回到家乡去了,李明心中默默盘算着,等这段时间忙完了,肯定要请假回去看看父母。
    就在这边走边思考的过程中,那灯光似乎也在跟随者李明同步移动,不管李明走多么快,灯光始终离他有着一段距离。
    “不对,我这不会是遇到鬼打墙了吧?”小时候村里老人经常给他们这帮小孩子讲故事,其中就有着鬼打墙的事情,听说村里还有人在坟地那边遇到过,第二天被发现睡在别人的坟头上,手上摸着墓碑,脸色苍白。
    听故事的小孩子胆子都比较小,李明后来还特地了解过,说是所谓“鬼打墙”,就是在夜晚或郊外行走时,分不清方向,自我感知模糊,不知道要往何处走,所以老在原地转圈。把这样的经历告诉别人时,别人又难以明白,所以被称作“鬼打墙”,其实这是人的一种意识朦胧状态。这是所谓的科学解释,很多人都是迷糊了,自己到处乱走,醒来后就跟别人说是遇到了鬼打墙。
    不过这时候的李明却是不知道自己是否清醒,这种状态实在是太恐怖了,突然他想到了下车时候那个有着巨大胎记的司机跟他说的话,“往前走,不要回头。”
    不要回头!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烂了,后面有什么?或者说是不是后面有什么吓人的东西,李明一无所知。
    “叮叮叮”寂静无声的环境被了口袋里面的手机声音打破了,李明突然想起了自己还有通讯工具,可以联系自己的亲戚朋友。连忙用颤抖的双手拿出了手机。
    一条未知短信,仍然是陌生的号码发过来的。
    “你的皮真漂亮!”
    依然是莫名其妙的话,却让李明差点连手机都没有握住。李明拿起手机就想拨打110,如果确定时有人恶作剧自己,他要把对方打的脑袋开花。
    可是就算是欠费都可以拨打的110此刻却显示无法接通,原因是没有信号。
    没有信号?怎么可能,这里是大城市,现在连最偏远的山区都有信号塔,怎么会没有信号?
    李明终于忍不住回头观察了一下,吓得他肝胆欲裂的一幕出现了。之间本来应该是大马路的背后突然辩称了一幢建筑物,昏暗的灯光下摆放着好多张床位,上面躺着人,却蒙着白布,居然是一具具的尸体。
    一股寒气贯彻全身,这不是电视剧或者电影里经常展现的太平间景象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一群穿着复古白色长衫的人拿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在尸体的身子上不断的摸索着,撕扯着。
    李明此时只想着逃跑,可是双腿却向灌了千斤重的铁一样,一步也迈不出去,可是身体却像秋风中的落叶一样剧烈摇摆着因为他终于看清楚那些奇怪的人在干什么了,他们在剥皮!
    皮!
    李明瞬间想起了没有上车之前收到了那条以为是骚扰短信的内容。
    “我想要你的皮!”
    “啊,放了我,放了我,我的皮肤粗糙,还有纹身。”李明疯了一样的对着前面的身着白色长衫的‘人’叫喊道。
    那‘人’终于剥开了一张完整的人皮,李明看着他把那张还带着血的人皮披在了身上,还转了一个圈。
    “没有关系,我喜欢不同的衣服!”,那‘人’突然抬起头来对着李明一笑。暗红色的脸,上面的肌肉血管在灯光的照射下看的很清楚。
    这张脸,没有皮!
    ……
    第二天中午,李明还是没有来厂里。在这生产旺季,缺个人是很严重的事情,工段长跟李明的关系很好,知道让他的住处。打了很多电话,可是都是没有接,最后没有办法只好在中午休息的时间开着摩托车来到了李明家中。
    李明宿舍的门是开着的,工段长推门而入,看见李明盖着被子背对着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工段长很生气,这小子关键时候掉链子,一下子就掀开了他的被子。
    李明像个煮熟的大虾,他的皮被剥了。

    精彩鬼故事,请收藏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