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审讯异事

    这是我真实接触过的最诡异的案件,我至今也说不清。
    他刚被抓进来的时候,一直哭着喊着自己什么都没干,可是被他砍成重伤的同学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很费劲地向警察指认他杀人的事实。
    一天前,一所高校寝室里,一名男生砍伤两名舍友,其中一位伤势过重不治身亡了,警察抓住他的时候,事实上他并没有跑,待在凶杀现场,白色的衬衫沾满了血,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把砍刀,眼神呆滞,嘴角流着口水。
    “按理来说,已经有受害者能够指认凶手了,证据确凿,一定能够结案定罪了,但是李警官你为什么还来找我呢?”我放下茶杯,稍微将脑袋歪向一边,以表示我的疑惑。
    “说是这么说,但是奇怪的是,凶手一直口口声声喊冤枉,在大量证据面前,一直不肯认罪。”李警官叹了口气,接着说,“另一个关键是,动机是什么?”
    李警官:“我们调查过他这个人,只是一个普通在校大学生,平时为人老实,和舍友关系也没太大矛盾,不至于要下这么狠的手吧!”
    我眼睛四处瞟了下,思忖一会儿,跟他说:“难道你们没从他嘴里抠出点什么信息?”
    “什么意思?”李警官安安静静地盯着我,脸部有些抽搐,带着些不安。
    “我是说……”我环顾周遭,靠近李警官耳边说,“严刑逼供?”
    李警官哭笑不得:“你可别开玩笑了张教授,我们不搞那一套!”
    缓了缓,李警官松口气,讲道:“这不是没办法吗,所以才来找张教授你啊,好歹我们也是老同学了,帮帮忙,你给分析一下。”
    我哈哈大笑:“李警官你客气了,我能帮的肯定帮,警民合作嘛!这样吧,要是方便的话,你把他资料给我看下,我好帮你分析分析。”
    李警官把一份文件交到了我手里,走前千万嘱咐我别泄露出去。
    我现在是警官学院犯罪心理学的教授,但还是头一回接到直接接触到案件的工作。夜晚降临,天黑得挺快,我打开桌角的台灯,翻看一叠厚厚的档案。
    从照片上看,他是个挺清秀的男生,皮肤白皙,鼻子高挺,典型的小鲜肉,身份信息没什么特别的,家庭条件一般,而且是个独生子,估计现在他的父母应该很着急吧。
    他的寝室,有三个舍友,不一样的是,三个舍友都是音乐学院的学生,唯独他是计算机专业,据说是因为宿舍不够,刚好他又是多出来的那个单数,所以只能将就分配到其他学院的宿舍里。
    这会不会是一种异己心理?我心里嘀咕着,仔细想想看,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人才有勇气去杀人,一个小小心理并没有那样的威力。
    自我防卫?莫非……我翻了翻卷宗,按照受害人的说法,当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三个人在宿舍做着自己的事情,另一个舍友和女朋友出去了。然后,他莫名其妙地拿起不知哪来的刀,朝着舍友砍去……
    如果受害人说法属实,那么在没有受到任何威胁的情况下,他为什么要主动伤人?
    翻看了一夜,喝完了三杯苦涩的咖啡,把档案都翻烂了,大概上有些许眉目了。
    第二天一早,李警官安排我和那个少年见了一面。在一间阴暗的审讯室里,一个警察把他带了进来,把手铐一边拷在桌子上。我示意李警官出去,让我和他单独谈一会儿。我相信两个人之间的谈话,有利于让他敢于说实话。
    我打开桌上的台灯,灯光打在他的脸上,他脸色很苍白,看起来这几天特别的颓废。
    我试探性地问他:“杀人的感觉,对你来说怎么样?”
    我闭口,他情绪显得很激动,嚷着:“我没有杀人,人不是我杀的!”他一喊,吓得李警官赶忙进来查看情况,我对着李警官摆了摆手,表示没事,让他出去。
    “所有罪犯一开始都会说自己无罪,你这样辩白不会觉得很无力吗?”
    他不说话,我继而问:“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我说了我没有杀人。”他看起来很不耐烦,一副不想再和你谈下去的样子,我必须让他继续说下去,直到露出破绽。
    “警察们明明就看到你浑身是血,手里还拿着凶器,现在你怎么反而说人不是你杀的呢?”
    “我在说一遍,人不是我杀的,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认的!”
    “人就是你杀的!”我大声吼回去。
    “但是我没有杀他们的理由!”
    “你有!”我喊完这一句,接下来我要冷静地跟他分析,“事发当时,你在干什么?”
    “帮人写代码。”
    “那你的舍友在做什么?”
    他思考了一会儿,说道:“一个在玩电脑,另一个在弹吉他。”
    “他是不是一边唱歌?”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你怎么知道?”
    “我查了你的资料。”我把档案丢在他面前,“你大学前的成绩都很优秀,可唯独有一门课,你始终不及格,那就是音乐课,我走访了你身边很多人,据他们讲,你就是一个音乐白痴,对吧?”
    “那又怎样?”他冷冷地问。
    “海德的平衡理论认为,人对一个单元内两个对象的看法一致时,他的认知系统呈现平衡状态,当对两个对象有相反看法时,就会产生不平衡状态。这种不平衡将会引起个体心理紧张,产生焦虑的情绪。”
    “什么意思?”他似乎抱有好奇心。
    “也就是说,爱屋及乌,相反的,假如A讨厌B,则会觉得B的某个朋友也不好。”我喝了一口水,接着说,“你讨厌音乐,刚好你们宿舍三个舍友都是音乐学院的学生,他们常常在宿舍里唱歌,做着你最不喜欢的事,这种厌恶的情绪逐渐从音乐转移到他们身上,于是日积月累,这就成了你杀人的动机了”
    他看起来对我的解释并不满意,可是他并没有立刻反驳我,而是很无助的眼神看着我,慢慢地说:“其实我很讨厌他们唱歌,特别是在我些代码的时候,他们唱的很嗨的样子,真的好烦。每当这个时候,我都特别暴脾气。但是我不可能就因为这样杀人!”
    “费斯廷格说,人们在心理上的矛盾和失调都会造成情绪上的不愉快和紧张,人们就会产生一种内驱力,去世自己采取某种行动以减轻或消除这种不协调。”我幽幽地说,“这就成了你杀人的动力。”
    他摇了摇头,问:“你到底是什么人?不像是警察。”
    我说:“我是一名心理专家,现在你可以告诉我真相了吗?”
    他笑了笑,说:“告诉你真相,说了你会信吗?估计你会把我当成疯子吧!”
    “对我,你什么都可以说!”我给了他肯定的眼神,他摇了摇手,叫我靠近点讲话。
    我把耳朵靠近他,他在我耳边轻轻地唱:“do、re、mi、fa……”
    我一脸恐慌,要知道,他根本就是个音乐白痴,但是,我也学过一些声乐,他唱出来的音无比准确,根本不是一个音痴。
    他呵呵地笑,笑得令人发毛,他的笑容已经变了,完全是另外一个人的样子。
    “没错,人是我杀的,我认罪!”他一字一顿地说,竟然连语气都变了。在我发呆之际,警察已经将他带走了。
    李警官紧紧握住我的手,连声感谢我让他认了罪。我心里反而不安起来,刚才的气氛忽然就变了,让我触不及防。我问李警官:“当初他喊冤的时候,都跟你们说了什么?”
    李警官略微思考了一下,淡淡地说:“他好像说了莫名其妙的话,说什么他被鬼附身了,人不是他杀的。”
    鬼?……
    过了几天,李警官打电话邀我一起吃顿大餐,餐桌上,李警官跟我说起一件奇怪的事情,他听别人说,那个认罪的少年在监狱里忽然又反悔了,拼命喊他是被冤枉的,你说奇怪不?他明明那天在法庭上都认罪了。
    我略有思考地走了神,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冤枉了一个人,反而放走了一个罪犯。事后,我冷静告诉自己,这只是错觉。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便把这件事写进我的日记里,希望以后有人能给我一个正确的答复。

    精彩鬼故事,请收藏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