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露天机之天谴

    “喂,小妹,你在干嘛啊?”将近一个月没有小妹的电话,不知道她近况如何,很是关心。所以大清早就给她打个电话。
    “姐啊,你怎么起这么早。我还能干嘛?马上就要到考研的日子了,所以我天天泡在图书馆看书咯。我现在还在图书馆,说话声音能听到吗?”小妹又把声音压低了一度。
    “可以听到,我起的哪有你早,这么勤奋的学习,将来是要成学究了吧!哈哈哈……”我打趣道。
    “哎呀,姐,我都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呢,压力特别大。哦,对了,过几天我回去一趟,你在家吗?”妹妹突然话锋一转。
    “真的,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保准在家。就算上班,我也请个假好吧!你回来干什么啊?不是考试日子越来越近了,你考完试再回来也不迟啊!”小妹回来我挺高兴,同时也挺纳闷儿的。
    “嘻嘻,下个礼拜六回去,不说了,回家告诉你哈,拜拜!”还没聊几句,小妹就匆匆的挂了电话。
    时间一转眼就到了礼拜六,我双休日都放假,所以一边等小妹回来一边打扫打扫屋子。当家里被整理的井井有条时,“咚咚咚——”门很有节奏的响起来,虽然有门铃,但小妹就是不喜欢按,所以我不用猜都知道是她。
    打开门,小妹笑嘻嘻的走进来,撒娇的抱抱我,然后嚷嚷道:“哎呀,姐,有没有什么吃的啊?我早上坐车什么也没吃,都快把我饿死了。”“有,你这个小馋猫,等会,给你都拿来,全是你爱吃的,早买好了。”我走进厨房把吃的一样一样端上桌。小妹毫无形象的狼吞虎咽,在学校里天天看书估计也不注重营养整个人面黄肌瘦的,看的我有点心疼。
    “喂,丫头,你还没跟我说这次回来干什么呢?快说。”我这几天一直好奇这件事情。
    “哦,姐,等会我们一起去城南郊区,我要找个人。”
    “城南郊区,你找谁啊?”我一头雾水。
    “嘿嘿,姐,我这不是马上要考研了吗?也不知道能不能考过,那里有个算命先生,算命可准了,我准备让他把我算算。”
    我像看外星人一样瞟了她一眼,然后拿手在妹妹的额头上摸了摸,接着又放在自己的头上,喃喃自语:“没发烧啊,怎么说起糊话了呢?”
    “你一个大学生,马上就要考研了,居然还相信这些封建迷信,去什么去啊。被人家知道了,不得笑死了。”我连连摇头。
    “哎呀,姐啊,你听我说,他真的很厉害的。你知不知道,中考那年妈妈还活着的时候,就带着我去找那个算命先生问我是否能考上高中,那个算命先生说我能考上,结果我真的考上了。后来妈妈生了重病,我们又去问算命先生,妈妈能不能熬过这一关,算命先生说妈妈只能活过元旦。结果你知道的,妈妈元旦的第三天便去世了。”妹妹顿了顿,继续说,“还有,我高考那年,小姨带着我又去找那个算命先生,问我高考能不能顺利。算命的老先生用铜钱为我占卜了一卦,卦象上显示的是时凶时吉,要考上得再努力一点,考上与考不上就在一两分上悬着。那年高考我跟二本线刚好只多一分,有惊无险。呐,这些仅仅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情。自从妈妈去世,你去外地读大学,而爸爸娶了刘阿姨之后你便很少回家,所以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你回来后,我又上了大学忙得很,所以没机会跟你说这些。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
    小妹说的神乎其神,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但是我还是半信半疑。看着我一脸茫然的样子,小妹又补充道:“姐,你知不知道,算命先生虽然算卦很准,不过他因为泄露了天机,所以他家里的人包括他自己都受到了天谴。”
    “好了,小妹,怎么越说越玄,让我感觉浑身凉飕飕的,有那么一种凉风吹过的感觉。他那么倒霉怎么不换个事情做呢?”
    “真的,那个老先生家里有三个儿子,不过全是跛子,而且都在9岁的时候脸部抽筋然后眼睛鼻子嘴巴都扭曲了,你看就像这样。”她说着还为我表演,好家伙,眼朝左,嘴朝右一副痴儿的模样逗得我哈哈笑起来。
    “是不是真的那样啊?”
    “真的,那个算命老先生自己也受到了天谴。他其实才四十多岁,但是头发全白,而且衰老的特别快,看起来就像70岁的老翁,他下巴有长长的胡子,模样很像封神榜里的姜子牙。他为什么不换个其他的事情做,我不太清楚,或许他靠这个吃饭,别的也做不来或者不愿做呢?算一次卦挺贵的,几分钟的时间就要500呢。不过准啊,所以咬咬牙给啦。我吃饱了,我们一起去吧。”小妹有板有眼的说着。
    开车不多久我们就到了城南郊区的一个低矮的瓦房,破旧的木门半掩着。“咚咚咚——”小妹轻轻敲了一下,不多久里面传来苍老的声音:“进来吧!”我拉着小妹的手小心翼翼的往前走,里面极寒的冷风嗖嗖的直顺着脖子往里钻,冷的我瑟瑟发抖。
    屋里很黑,只有一盏油灯点着,空气里散漫了香灰的味道,我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死人。一个头发花白,身体佝偻的老人盘腿坐在一张低矮的红色长木桌前,微闭双眼。木桌前面有两个圆垫子,妹妹拉着我坐下。从包里拿出一个黄色的信封请放在桌上,看着有点鼓起,八成是算卦的钱。
    “先生,我今年要考研究生了,请问我能不能顺利考上啊?”小妹开门见山。
    老先生不说话,拿出一些铜钱在桌子上摆放,又用一根红绳穿起,接着把穿好的铜钱放进一个不大不小的铜铃里晃来晃去,嘴里还念叨着什么。不多久他停住了,打开铜陵然后开始研究铜钱,黑暗的灯光下,我看见有的铜钱摆正面,有的却看不清,模模糊糊的。
    “能。”他只说了一个字。小妹的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
    “谢谢先生,我给您的酬劳在这个信封里,辛苦您了,再见。”小妹再三道谢之后便拉着我出去了。我们出去的时候,陆陆续续有人往瓦屋里走,看来相信的人真的挺多。
    我还真没亲眼见瞎子算命准的。所以我就等着小妹考研。结果证明,老先生真的说准了,小妹如愿考上了上海大学的研究生。为了还愿,她去了一趟九华山,说那里还愿最灵了。
    看了小妹的事情之后,我也心动了,想让老先生算算我什么时候能找到真命天子。这个事情不好意思拉朋友一起去,所以找了一个星期日的下午,夕阳染红了半边天,我才悄悄的去往城南郊区那个破旧的瓦屋。
    还没踏进去,就发现门是紧闭的,怎么也推不开。来晚了?我急得找窗户探头往里面看,顿时吓的大气都不敢出。只见算命的老先生歪坐在红木桌前,一个黑乎乎的如野猪样的东西把他扑倒在地,然后双手在空中舞动了一下,老先生身上飘出了一个人影,那个怪物一口把人影吃进嘴里,老先生像烂泥一样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我来不及多想捂着嘴就往大街上跑,整个人吓得面色如纸。
    回家不久,我就听人说老先生死了。他生前就跟人们说过,他泄露天机,说的越多灾难来的就越快,他泄露的太多,活不过五十岁。他死后,大家把他的三个儿子照顾起来来,算是感谢他吧!

    精彩鬼故事,请收藏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